首页 经典山西 盛世遗迹 古关风貌 地方戏曲 特产名吃
 [北路梆子:硬汉般激越昂扬的艺术声腔]
·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 武乡砖壁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
· 黄崖洞兵工厂旧址
· 锡崖沟挂壁公路
· 八路军总部办事处故县旧址

  编者按

  去忻州采访北路梆子时,说实话,心里没底。
  原因是年轻的我或者说我们这一代对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戏曲了解得太少了,然而,就在忻州的采访中,我被这个古老的剧种迷住了。让我迷惑不解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堪称传奇的人,他就是曾经领着一帮人活跃在乡间戏台、传统庙会、煤矿坑口和公益演出剧场上的艺术大师李万林。著名剧作家、评论家曲润海先生说过:“在当年李万林步入琼苑之时,十六红、九岁红、贾桂林等已经把须生和旦角的声腔发展到几乎不可企及的水平……李万林演唱风格的形成,标志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北路梆子取得的新成就……”就在我走近北路梆子时,就在我听到这种唱腔的一刹那,感觉忽有一种慷慨,一种激越,一种粗旷的昂扬重重地叩响了我的心扉。

  背景  

  忻州,位于山西省北中部,历史上的不少名人诸如金代的诗人元好问、杂剧家白朴、元代诗人萨都刺都诞生在这里。作为山西八大名剧之一的“北路梆子”更是历经数百年风雨之后,在这片土地上仍然艰难而顽强地延续着……   据了解,北路梆子主要流行于晋北、内蒙古、陕北及冀西北一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当地人只称“大戏”或“梆子戏”,或专称“代州梆子”;1954年山西省首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定名为“北路梆子”。   
  清同治至抗日战争前是北路梆子的鼎盛时期。据粗略统计,约有上百个班社活动于山西中北部、内蒙、河北及陕西最北部,个别班社更远涉库伦( 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及甘肃兰州。1937年,日本侵华的战火烧到北路梆子流行的地区,直到1948年晋北解放,长长的12年战争,北路梆子彻底被打散了。只是由于民间鼓班“吹戏”的普遍流行,才使其唱腔得以保存下来。   
  1954年秋,忻县专区邀集了名老艺人贾桂林、高玉贵、董福、安秉琪等参加山西省首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作展览演出,引起轰动,省委决定恢复这一剧种,于1955年2月建立了忻县专区北路梆子剧团(今忻州市北路梆子剧院)。之后在专业人员的努力下,发掘抄录传统剧目400余个,经改编整理在省内外较有影响的如《金水桥》(已拍成电影)、《王宝钏》、《血手印》等新编古代戏和现代戏三十余个,其中《续范亭》,《春风杨柳》等影响较大。以戏校和随团两种形式培养演员、演奏员300多人。曾先后赴京、津、沪等地演出,扩大了剧种的影响。   
  北路梆子的艺术特色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生活气息浓郁,大都赋予农民感情色彩;二是语言通俗流畅,妇孺皆解,却又流于过分粗俗;三是在表演艺术上重生活、重情趣、重火爆、重唱功、重特技。   
  北路梆子的行当,号称“红、黑、生、旦、丑”五大行。音乐则包括唱腔、曲牌、锣鼓经三部分。在早期,演员全系男性,为适应调高,多用真假嗓结合演唱,也有用真嗓演唱的。旦角(男旦)道白用“窄音”以示柔媚,花脸则用“虎音”与“炸音”以示粗亮,后起以女演员全部采用本音演唱。演唱的伴奏乐器多用板胡、二弦、三弦、四弦、鼓板、梆子、马锣、小镲、小锣等,经过发展,又加上二胡、琵琶、提琴等。舞台美术由“摆台”、行头、把杖、扮戏、景片、杂品等构成。   
  北路梆子的唱腔颇能表现塞外人民的豪爽性格。有记载说,当年郭沫若同志看过北路梆子表演之后,曾有“慷慨激昂不寻常之说。”

  传承   

  光阴似箭。北路梆子的早期盛行至今不过几百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几百年微不足道。然而,正是这微不足道的几百年,北路梆子的几代艺人们硬是“凭着智慧和努力,拼着汗水和心血用昂扬激越的唱腔在中国的戏剧丰碑上,艰难且从容地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同样以这种独特的方式,使这一民间戏剧展示着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忻州之行,在著名的北路梆子表演艺术家李万林及他的同行妻子身上,我们再次感受到了这种令人眩目的辉煌。溯其历史,人们更忘不了北路梆子的泰斗级艺术大师——当年满怀爱国之正气,为拒绝给贼寇演戏,19岁当红之时,而至张家口埋名隐居,18年之后重返舞台为人民献艺,后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剧协理事、剧协山西分会副主席;忻州地区北路梆子剧团团长,嗓音清亮,善用“弯调”的小电灯贾桂林;以激情著称,曾与北路梆子名演员十二红、金兰红、花女子、玉石娃等同台演出的“九岁红”高玉贵;以做工见长,对北路梆子花脸行的舞台表演有一定贡献的董福;能戏甚多,做派豪迈,富有气质的“压八百”安秉琪。另外,1954年建立北路梆子剧团之后涌现出的优秀演员如以唱功著称、影响较大的须生演员李万林,以表演见长的孙一青,唱做兼优的翟效安,白桂成,小旦张桂荣、赵翠英、青衣张美华、(三花)白守德和演飞旦的张秀莲、王金莲、杨友梅、康桂兰、任建华、刘宝川、李秀英、杨引弟还有历届梅花奖的得主杨仲义、成凤英、贾粉桃等等。他们在岁月的更叠交替中,以一种悠然的姿态纵情地、慷慨地忘情地念唱着……正是因了他们的执着,北路梆子才得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刺激丰富着人们简单的情绪和简单的生活,从而被更多的人喜爱。

  伉俪

  飘洒了一夜的雨使忻州的空气清净了许多。别克车的音响播放系统播放着北路梆子的曲目。高低错落、地方口音极重的唱腔充溢着车内不大的空间,我们在大脑搜索着相关的信息,以至调动好了情绪准备见识创造出这种声音的“艺术家”。虽然,“北路梆子”是我第一次用心倾听。   
  在一个四壁挂满巨幅戏装剧照的房间,我们与著名北路梆子表演艺术家李万林先生和他的妻子任建华女士如约相见。他们在台下和台上一般优雅、热情、大方,从容且认真无比,他们相知、相爱、相携相伴几十年如一日,让人称羡。   
  李万林,艺名(小十六红),1937年7月出生于晋缓边区首府山西省兴县城关,14岁时就因酷受表演参加了剧团,开始了专业演唱的生活,师从“十七生”董翠珍不过二年,主演的“告御状”等梆子戏便一炮而红。基础好、成长快的他在唱腔表演艺术上广采博收各家大师的精华,尤其吸取了晋剧大师丁果仙的声腔特点,使自己的艺术达到了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境界而成为北路梆子新一代的代表人物。年届66岁的李万林对北路梆子痴情依旧,一曲“空城计”的片断,引出了他对表演艺术的话题。北路梆子表演中的唱念做打是属于程式化的表演,是做戏演员的入功五法(手、眼、声、法、步);即使全面掌握于表演还远远不够,要想演好角色,引起观众的共鸣,必须对所演人物全面了解,包括性格特征和内在世界,只有仔细理解事件发生的环境背景和人物的关系,才有可能完成好对角色的演绎。就是这样,30年如一日的认真和淋漓酣畅的演唱才使得他在舞台生涯的100多场重要演出中场场出采,好评不断,他饰演的林有安、续范亭才有血有肉,感人至深……   
  戏曲原本就是一门综合艺术,从来是兼收并蓄的,这是戏曲艺术发展的一条规律。李万林正是在这样一种对艺术规律的理解和探索中,以他那副令人折服的好嗓子,唱得高昂激越刚健嘹亮,豪放动情,成为今日北路梆子当之无愧的须生声腔代表。那些被他仔细珍藏的各类奖项和荣誉足以证明了这位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艺术家在北路梆子方面所创下的精深造诣。
  虽然他的夫人说,过去我们演得很苦,唱得很难……但几十年朝夕相伴,让他们彼此鼓励,安慰,几十年的夫唱夫随又成就了他们彼此间的感动和艺术上的辉煌……   
  这里,我们还想向读者一提的是缘结北路梆子的另一对梨园伉俪——胡锁玉和郎美莲。   
  刚刚被任命为忻州市二人台艺术团团长的胡锁玉曾任北路梆子青年团书记。用他的话说,当年,14岁就到忻州市戏曲学校学拉板胡了。毕业后,给老艺术家贾桂林、李万林、翟效安和张秀莲抗板胡一拉就是23年,作为一个专长乐器的演奏员,对他的爱人——贾桂林之徒国家二级演员郎美莲的帮助更是功不可没。1976年入团开始表演青衣的郎美莲在继承贾桂林老师艺术表演真谛的过程中,尤其在唱腔方面得到了胡锁玉的倾心相助。就是这看似平常的一拉一唱,竟将二人在业务上的无私支持和默契配合延伸到了家庭之中。采访中,每每提到贾桂林时,郎美莲的感动之情就会令她难以自抑。临了她告诉记者,就在贾老师病重时,她上门看望中提到自己声腔处理不是太好时,贾老师还细心地提示她要先练吐字再练发声,希望她能将北路梆子发扬光大。因此,郎美莲认为继承很重要,只有继承好才能有所创造,才能完善自己的表演风格。

  后记

  整整一天的采访,我们近距离地接触了二对(二代)梨园伉俪。听着他们关心北路梆子的讲述,看着他们喜形于色的满足和快乐,我久藏于心中的那根不太敏感的音乐琴弦被轻轻拨动了。这一享誉四方的民间戏曲历经磨难之后修成正果的传奇难道不正在以另一种足以令所有人都明白且看得清的方式在完成他的现在时、将来时吗?
  终于,在这个充溢着浓郁的北路梆子气息的空间里,我与这个地方戏曲有了一种未曾有过的交融。精神和灵魂上的。尽管不深不长。



QQ:3229519974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