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人民政府驻上海办事处欢迎您!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忻州 吕梁 晋中 临汾 运城 
 
站内搜索:
您现在位置是:--精神文明巡礼--
开年大戏《走西口》的历史底蕴(图)
   www.jrsx.com.cn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9-3-10    点击数:4438

  今年,央视热播的开年大戏——51集电视连续剧《走西口》一举走红,受众数亿,创下了近年来历史文化类电视剧的收视新高。没等央视放完,各地电视台又竞相抢播,掀起了新一轮的收视热潮。观众每每街评巷议,赞不绝口。

  走西口泛指长城以内晋西北、雁北、晋中及陕北、鲁、豫等地区的贫苦农民到长城以外、归化城以西地区谋求生活出路乃至谋求商业利益的社会活动,是明清时期华北地区的重要历史现象之一。在漫长的岁月里,长城内外的汉族百姓离乡弃土、不畏艰难,一代又一代地来到口外拥有广袤土地、便于开垦的农牧地区,从事农耕和经商活动。史载:“山西、陕西与鄂尔多斯交界处,沿边数州县百姓,岁岁春间出口……皆往鄂尔多斯地方耕种。”走西口从清朝前期开始,历经近三个世纪,路经遍布右玉杀虎口、河曲马连口、保德马家滩、临县碛口等十多个关口,形成一种持续不断、规模宏大的外出耕作和商贸活动。在走西口的众多关口中,杀虎口是主要通道。杀虎口位于右玉县西北晋蒙交界处,与内蒙古和林格尔、凉城接壤。苍头河由南向北纵贯其中,形成了一条长3000多米、宽300米的狭长走廊。走廊的东西两侧,山岭相对,坡陡壁立,又构成一个天然关隘,地势十分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由于杀虎口地理位置重要,明政府开始就在此地设关,成为蒙汉贸易的重要场所。后清政府户部继续在此设关,并于1651年派监督掌课关税。据载,当时的杀虎口“道通北番,为牛羊、马驼、皮革、木植之所初,商家成络绎焉”,由此可见杀虎口地位之重要,贸易之兴盛。

  电视剧《走西口》紧紧依托杀虎口这一典型地理特征和通往蒙地的重要关口,生动讲述了田青、梁满囤、王南瓜、豆花等山西青年农民走西口的传奇经历,多元展示了他们在走西口过程中不同的人生追求,深刻再现了山西人用血泪、坚韧、诚信写就的奋斗历程。

  走西口是一曲辛酸悲壮的创业赞歌

  晋北地区气候寒冷,土地贫瘠,十年九旱,自然植被少,粮食产量低,丰年尚能勉强自给,灾年则生活无着,民谣“男人走口外,女人挑苦菜”是其真实写照。根据史料记载,山西“无平地沃土之饶,无水泉灌溉之益,无舟车渔米之利,乡民惟以垦种上岭下坂,汗牛痛仆,仰天续命”。正是因为山西穷,一遇灾年荒年,山西人为生存即大批告别家乡、告别故土,奔走他乡,谋求一羹半粥。走西口的人们离开养育自己的故土,到口外大都从事体力劳动:或佃地、或垦荒、或放牧、或受雇从事小手工艺。尽管他们中间不乏精英人才,发家致富的有之,弃农经商的有之,衣锦还乡的有之,但大部分人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和体力,也难改变贫困的状态和低人一等的地位。对于数以万计走西口的人群来说,客死他乡乃是常事,广阔的口外大地上星星点点到处都能看到山西人的墓场。“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从民歌《走西口》中反映出了妻子告别丈夫、少女告别情郎时难舍难分的情景。又如草原民歌所描述的那样:“男人座下没有一跃千里的骏马,手中没有叱咤万夫的猎枪……他们拥有的只有一副盛着粗食干粮的褡裢,只有一根用来挑起生活重担的扁担,如果说有什么浪漫的念想,那也只是对远方生计的默祷和对自家婆姨的相思。”在家的女人同样也只有常年的期盼、焦灼的等待。走西口的路上,一人一滴辛酸泪,一事一曲奋斗歌。这泪水、这歌声汇成一首凄婉的诗,汇成一条艰辛的路,也汇成一段悠悠创业史。

  《走西口》剧中的主人公田青原本是田家大院的少爷,在豪赌的父亲田耀祖输光家产、母亲也被输给他人后,靠革命党人徐木匠搭救才另找寒舍,与母亲、姐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从小便立下了赎回田家大院的理想。长大后,和姐夫梁满囤一起走西口,历经匪患和艰难险阻终于到了口外,却又被他从匪巢所救出的裘老板指证,身陷囹圄,被判了死刑,后被诺颜王子所救。其后田青从皮匠铺打工,到拉骆驼恰克图贩皮,再到开估衣店、成立志同贸易公司,几经生死,历经磨难,才艰难地踏上一条能够发挥自己长处的创业之路。田青走西口的经历正是山西人走西口辛酸悲壮艰苦创业的真实写照。《走西口》电视剧的策划者正是深刻感悟到历史上走西口的艰辛、走西口的悲壮,以及走西口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和对今人教育的价值所在,才构架出了这部气势恢宏、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历史文化大剧。

  走西口是一部诚信为本的奋斗史诗

  千百万走西口的人中自然不乏出类拔萃者,他们经过辛勤劳动、艰苦创业逐步成长起来。他们充分利用边民和内地居民生活生产和文化习俗的差异性发展商业贸易,在多民族间互通有无,从而使自己逐渐成为顶级一时的鸿商巨贾。

  走西口进入蒙地经商的人被统称为“旅蒙商”。“旅蒙商”以山西人为主。山西“旅蒙商”当中许多商贾共同构成的商业大军,就像军队的野战兵团一样,人数动辄以万计甚至数十万计,其活动范围方圆上千万平方公里。在他们的运作下,以茶叶、瓷器和丝绸为代表的物资源源不断地从中原的京津地区、山东、山西和河南、河北、江南的两广、福建等地辗转运到北方的商业重镇归化城。同治八年以后,他们又越过中俄边界进入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那时这些进入蒙地经商的山西人几乎垄断了所有的对蒙贸易。据《绥远通志稿》记载:“绥为山西辖境,故经商于此者多晋籍。其时贩运货物,经过杀虎口交纳关税后,至归化城行销无阻。”

  这里的山西商人,分为行商和坐商。行商贸易于大青山之后和西营一带,需向绥远将军署领取理藩院颁发的“龙票”。这种“龙票”不仅便于清政府管理,而且对“旅蒙商”也是一种特殊照顾,持此“龙票”贸易者,“蒙户如有拖欠,扎萨克有代为催还之责,且旗长对于此等商户,纯以礼客遇之。”所以,山西“旅蒙商”很少亏损,利获颇丰。赴蒙古草原贸易者,其经营地域有前营、后营及西北营路之分。这种贸易“途中均无旅店可宿,须结驼队运输,自携锅帐”“运输之货以绸缎、布匹、茶、糖、烟为大宗,而以其他杂货附之,运回者,以绒毛、皮毛、各种牲畜为主”。比如,从杀虎口“吉盛堂”发展成为称雄塞外的巨商“大盛魁”,成为内蒙古地区历史上最大的“旅蒙商”,经营长达200余年,规模庞大,号称“半个归化城”。传说它的资本超过2000万两白银,从业人员有1500多人,设有分庄小号20家,常年雇用各种工人达5000多人。除经营牲畜、皮毛和药材等蒙古地区的特产外,“上自绸缎,下至葱蒜”无不经营。另外还投资自办茶庄、绸缎庄、钱庄、票号、牧场、驼队,形成了范围广大的经营网络。

  山西商人之所以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与他们坚守以义制利、崇尚商誉的信念是分不开的。在儒家义利思想的影响下,山西商人身入财利之场而不污,守信耐劳,醇厚重义,被誉为“轻财尚义,业商而无市井”之气。他们注重商誉,以诚信取胜,凡事以道德信义为根本。他们在经营活动中不仅把“重廉耻而惜体面”作为铺面的口号,并且将其演变成经营处世的准则:“平则人易信,信则公道著,到处树根基,无往而不利”。他们不仅时时处处以此准则约束自身,以做“善贾”“良贾”为荣,而且将严守信誉升华为商业道德,责其子弟代代相传。以后,随着晋商经济实力的逐步发展,这一精神得以普遍弘扬。诚以待人,珍视信誉,实已成为山西“旅蒙商”的成功秘诀。国学大师梁启超就曾反复赞评 “晋商笃信信用。”信誉高自会招徕源源主顾。比如绝大多数的蒙古人认准晋商茶庄经营的砖茶后,长期购用,一生都不变更,就是典型一例。甚至由于晋商出售的砖茶质量可靠,为蒙古人民信赖,他们有时常以砖茶代替银两,作为货币进行物资交换。这种信誉是山西商人长期引以自豪的,也是山西商人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石所在。

  《走西口》中塑造了诚实信用的田青,也塑造了不讲诚信的梁满囤。满囤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儿子,本来出身根底很好,父亲通情达理,母亲贤惠善良,但由于到口外后总想成为人上人,一心想暴富,抛弃了先辈们诚信为上、以义取利的义利观,为了自己的私利抛弃了朋友之交,为了自己的幸福抛弃了结发妻子,终被世人唾弃,结果赚钱不能,治家不济,落了个唯利是图的骂名。电视剧《走西口》通过把田青的义利观和梁满囤的义利观以及他们的所言所为放在一起,进行鲜明对比,高度褒扬了晋商纵横商界五百年诚信为本的本质属性,严厉贬责了那些见利忘义、不守信用的市侩之徒。

  走西口是一部绵延不绝的移民流徙史

  走西口本来是广大农民为求得生计的一种自救行为,但走得人多了就形成了一种社会流徙运动。山西周边数省的人们通过走西口呈规模地流往口外,始于康熙年间,终于新中国建立初期,中间贯穿清代、民国两个朝代,距今约有二百多年历史,是中国历史上人口迁徙的重大活动之一,也是一部非政府移民对边陲重地的开发史。

  明清之交由于山西自然灾害频发、人地矛盾激化,为了寻求一条生路,沦为贫苦的山西农民把目光投向与晋西北相毗邻的内蒙古西部地区。那里地广人稀、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穷苦人寻找生路的好去处。尤其是晋西北一带的老百姓,在灾年荒年,纷纷抛下妻儿家园,离开故乡热土,走上前途未卜的风雪之路。他们不顾路途遥远,不顾酷暑严寒,不怕豺狼野兽,不怕盗贼土匪,年复一年,前赴后继,虽有艰险而不惧,虽遇九死而不辞,使走西口的队伍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壮大。成千上万的山西移民在口外辛勤劳作,艰苦创业,创造了山西人绵延二百多年、辐射数万平方公里蔚为大观的移民殖边和移民开发史。据史料记载,二百多年间,仅出外经商谋生的山西人大约就有1300多万,其中不少从此留居他乡,成为事实上的商业移民。清代协办大学士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述:“山西人多商于外,十余岁辄从人学贸易,俟蓄积有资,始归纳妇。纳妇后,仍出营利,率二三年一归省,其常例也。或命途蹇剥,或事故萦牵,一二十载不得归,甚或金尽裘敝,耻还乡里,萍飘篷转,不通音问者,亦往往有之。”可见在当时商业性移民大有人在。

  清代开始,山西人口成规模外迁,加速了山西人口的流动,尤其是外迁人员经商致富促使同乡顿起艳羡和效法之心,进而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扫描下载
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手机客户端
扫描关注
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微信公众号
 
     *   山西文化如何成功“走西口”      2017-6-28
     *   《走西口》吹响奔赴宝岛演出“集结号”      2010-10-15
     *   京剧《走西口》首次走进国家大剧院      2010-5-10
     *   《走西口》亮相新春京剧晚会      2010-1-4
     *   “走西口 话晋商”采访团凯旋(图)      2009-7-17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所有。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它报纸或网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

联系我们|我要投稿|加入收藏|设为首页|邮箱登陆
QQ: 3229519974 E-mail:jrshanxi@163.com
主办:山西省人民政府驻上海办事处
© 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