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当代名人

庞汉杰与“塞上绿洲”


  位于山西省西北端的右玉县,处于“三北”地区长城沿线潜在沙漠化地带。全县国土面积1967平方公里,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解放以来,面对恶劣的生态环境,该县县委、县政府团结带领全县人民坚持不懈地加强生态建设和保护,森林覆盖率由0.3%提高到47%,使昔日遍地荒山秃岭的“不毛之地”变成了处处生机盎然的“塞上绿洲”。右玉县先后8次在生态建设方面受到省级以上表彰奖励,成为老少边穷地区发展的方向和模式。每当谈到这一巨大成就时,人们就不由得想到1957年6月,新任县委书记庞汉杰来右玉作时的情景。
  赴任途中的使命感
  1957年6月的一个早上,一辆滑轱轮大车从山阴县岱岳镇出来,拉着一位坐在行李卷上的30多岁的年轻人朝右玉方向奔来。此人就是到右玉担任县委书记的庞汉杰。从山阴到右玉,少说也有200多华里,但庞汉杰没乘火车,也没坐汽车,而是搭了一辆拉炭的滑轱轮大车,这自然有他的用意。
  原来,他刚参加完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的山区县委书记农林工作会议。结束的那一天,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在怀仁堂接见了他们。那天,他正好坐在第一排,紧挨着毛主席。特别是当毛主席紧紧握住他手的时候,庞汉杰只觉得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心都快蹦出来了。此刻,庞汉杰回忆着这庄重的时刻,感到了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么重,所以,他故意搭坐一辆滑轱轮大车,这样可以仔细地看看他将要去的地方。
  车到右玉境内,庞汉杰四下观望。那延绵起伏的丘陵,那一座座荒山秃岭,一下子扑进了他的眼帘。虽然已经六月天气,这里却依然是黄沙扑面,地赤山荒。田野里,稀稀疏疏的庄稼有气无力地随风摇摆,仿佛在向这位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倾诉苦衷。
  “怪不得古称不毛之地哩,此话不假啊!”庞汉杰深有感触,不禁脱口而出。
  车倌见庞汉杰一路上沉默不语,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以为他触景生情,来得后悔了,便接话顺着说:“这还是好天气呢!这个灰地方有句民谣:‘十山九无头,洪水遍地流;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遇上刮大风,飞沙到处滚;白天要点灯,路上断行人。’”又说:“生在这里的人已经没法子了,可外地人谁想来呢。”
  “山阴与右玉毗邻接壤,为啥气候这么悬殊呢?”庞汉杰问。
  “其实,早年的右玉不是这个样子。”车倌说着给庞汉杰讲了这样一个传说:
  很久以前,右玉是个山青水秀、森林茂密的好地方。南山有个乱圪塔坡,满山遍野都是参天松柏。其中有一棵松树,通天立地,好几十个人都搂不住。有一天,几个木匠到乱圪塔坡想砍倒这棵树,他们几个人,砍的砍,锯的锯,整整折腾了一天,才砍破一层树皮,被砍锯的地方流出了鲜血。这时,几个木匠已是精疲力竭,只好收工,等第二天再砍。
  谁知第二天早上到了乱圪塔坡,几个木匠都傻了眼——出现在眼前的却是荒山秃岭。一夜之间,一个森林的世界变成了一片沙丘。原来木匠们砍伐的那株大树正是树王。树王一怒之下,带着所有的树到了宁武山。从此,宁武山郁郁葱葱布满了森林,而右玉县却变成了一片荒漠。无树,风便为王,因此,右玉便出现了“立夏不起尘,起尘活埋人”的荒凉景象,这都是树王对右玉人的报复。
  这个故事虽然荒诞,但引起了庞汉杰极大的兴趣,因为他从中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人与自然就应该和谐相处,人类破坏大自然的森林植被,使其生态失去平衡,大自然就会毫不留情地向人类惩罚。要想保持水土平衡,改变右玉的自然面貌,植树造林是战略性措施。特别是右玉这地方,地广人稀,宜林面积大,可以播种栽植。想到这里,庞汉杰心里顿时明亮起来,他兴奋地拍着车倌的肩膀说:“你讲的故事太好了,右玉人民一定要想办法把树王请回来!”车倌笑了笑说:“能有那么一天,当然好哩!”
  再不能“刮地穷”了
  初冬的一天,庞汉杰和副县长顾勤沿着苍头河考察,一路上他们看见成群结队的老百姓拉着一把搂柴耙子串地跑,村里人说,这叫“刮地穷”。快进威远堡时已晌午了,庞汉杰站在圪塄上,望着扬起的滚滚尘土,老半天才转过身来对顾勤说:“老百姓没烧的,我们得替他们想个办法啊,再不能让他们‘刮地穷了’。”
  回到县里,在县委会上,庞汉杰提出了在锁风沙、堵风口的同时,大造薪炭林,为边远山区的群众解决缺柴少炭的困难。第二年春天,他亲自带领群众,在地处右玉西北的风口地带——老虎坪,大造薪炭林,并在风口上营造林带,逐年连片。不到5年,这里一片林海,基本上锁住了风沙,保护了农田。在农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堆垛着乔灌修剪的树枝,一年四季不缺烧的,当地群众再也用不着“刮地穷”了。以后,庞汉杰又根据治理规划,选择了5个典型:盘石岭的水土保持;丁家窑的防风固沙;樊家窑的经济园林;盆儿洼的牧草试验;凤凰台的大片林网。
  雁北的河流中,右玉的苍头河是唯一属于黄河水系的一条,每年,河水都要带走大量泥沙,水土流失十分严重。庞汉杰在欧家村、盘石岭村蹲点期间,带领社员在荒山、荒坡、荒沟等水土容易流失的地方,造了一片又一片乔灌混交林,达到了人均万棵树,大大地控制了水土流失,受到了国务院的嘉奖。
  樊家窑是当时右玉县唯一有杏树的地方。虽然不算太多,庞汉杰却从这里看到了希望。他说:“今天有杏,今后就会有梨、有苹果。”后来,他们逐年在这里栽培苹果树。现在,这里和水保站已是果实累累的百亩果园基地。
  请不要小看了牧草的作用,盆儿洼村的人们都管草木樨叫“灵芝草”。据说,这名字还是庞汉杰给起的呢。这些牧草不但可以起防风固沙、保持水土的作用,还是投工不多、获利不小的经济作物。右玉大种草木樨的那几年,全国17个省市都来这里调购过草籽。盆儿洼村的农业机械几乎全是“灵芝草”换来的。
  凤凰台这名字,听起来十分迷人,其实是一片荒台。据说解放初期,国家用“马牙玉茭”雇人在这里栽树,但只栽不管,“春天栽,夏天枯,秋后当柴烧”。自从庞汉杰在这里搞了试点,所栽的树都当“金娃娃”一样抚育。20多年过去了,如今这里是林海荡漾,气象万千。可惜我们不是诗人,也不是画家,不能用诗情画意把这壮美的风光写画下来。
  随着森林覆盖率的不断提高,右玉县的生态效益也大大改观,为此,庞汉杰又谋上了造林的经济效益这步棋。
  1963年秋季造林运动刚刚结束,有天晚上,庞汉杰突然来到了老林业站长王中兴家里,认真地“考”起老王来了:“为什么右玉的树木都像“小老头,成林不成材?”“松柏树能在咱们这儿安家吗?”……一连串的问题,老王连一半也说不清。第二天,两人又跑到农林局和大家一块儿讨论了半天,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右玉是松柏树最宜生长的地方,但过去,由于对科学造林认识不足,营造的都是本地小叶杨。这些树木虽然在防风固沙、保持水土、改变气候条件等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长期无性繁殖,品种退化,加之造林密度大,多数长成“小老树”,成林不成材。看来,林业的千年大计在于树种更新,不能再让“小老树”传“宗”接代了。自此以后,庞汉杰又在改良树种上打起了主意。
  庞汉杰的爱人孙淑凯有一种癖好,就是养花,家里摆满了各色各样的花卉。庞汉杰也有一种癖好,就是育苗。虽然养花育苗,相得益彰,但聪慧豁达的妻子,看到丈夫白天下乡调查,晚上埋头办公,还经常外出开会,就主动“退让”花盆,精心为丈夫抚育着松槐、云杉、茶树等四五种从外地引进的苗木。庞汉杰也忙里偷闲,经常给幼苗浇水,仔细查看生长情况。有天早上,爱人孙淑凯发现丈夫站在花盆前出神,便问他:“咋啦?”庞汉杰情不自禁地说:“将来,右玉的山川也能和咱们家乡一样,长满松槐该多好啊!”
  庞汉杰的老家在沁源县,他父亲是方圆几十里很出名的林业劳模。家里房前院落种满了桑树、松树、苹果、梨、桃树等。庞汉杰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学到了不少园艺知识。比如:种植松树,不能颠倒了阴阳,栽培杨树要深挖实捣,榆树下种后要防晒勤浇……根据他的经验,他认为右玉是最宜栽种松树的好地方,于是便首先在自家的花盆里育了很多松树苗,并号召县里各机关利用花盆育苗。后来,他又到杀虎口搞了一个试点。而今,这些松树都已长大成材了,茁壮挺立,生机勃勃,显示了绿色生命在塞上高原的强大生命力。
  正当庞汉杰兴致勃勃地描绘右玉河山的时候,1960年,组织上为了照顾他的身体,调他到浑源县去工作。庞汉杰离开右玉4个月,想得不行,三番五次要求重返右玉。当时的地委书记王铭山,从他那诚恳而真挚的眼神和那剖心露胆的话语里,理解了这个创业者的远大胸怀,为了酬结他的志愿,只好同意他重返右玉工作。后来直到1964年,庞汉杰才因工作需要,不得不向他艰苦奋斗了7年的右玉告别。
  书记心目中的创业者
  我们在向读者介绍这些事情的时候,感到庞汉杰同志是个有雄心壮志的创业者,然而在庞汉杰的心目中,那些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们才是真正的创业者。
  和庞汉杰同一年来到右玉的南京林学院毕业生张沁文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庞汉杰来右玉是新官上任,张沁文则是被戴了一顶右派分子的帽子“发配”到塞上来的。两个人的身世不同,志向和创业精神却是一样的。按理说,他俩正是志同道合的一对,可是,张沁文自己觉得,一个比普通公民还要卑下的人,怎么敢和“县太爷”相提并论呢?他只是默默地为自己认为神圣的事业奋斗。从1957年到1962年,张沁文工作之余,做了大量的物候记录,对右玉的地形、地貌、地质土壤、河道水系、水文资料、气象条件、自然植被等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写成了《右玉县自然地理》一书。这是右玉县自然地理的真实记录和客观反映,是认识右玉进而改造右玉的第一手可贵材料。不久,张沁文又写出了《右玉县植树造林效益调查报告》和《揭示改造自然和发展农业生产的客观历程,加速黄土高原的建设》等论文。庞汉杰看到这些文章,暗暗称奇,认为张沁文是个难得的人才,对他十分器重。后来还亲自为张沁文提亲说媒,帮助他解决了个人的婚姻问题。
  被庞汉杰喻为创业者的还有那些不被人们注意的造林模范和牛羊倌。
  1962年,为医治“钢铁大上,全面砍光”给右玉林业带来的创伤,根据上级精神和本地实际情况,庞汉杰和解润县长主持了县委扩大会议。会后,制定了个《十三条》。其中有一条就是为集体和社员发放林权证。庞汉杰亲自指示农林局的同志要深入各大队落实林权,允许社员群众在宜林荒山、荒坡、荒沟和房前院后植树造林,谁造归谁。只这一条,便大大地调动了群众的造林积极性。庄窝坡公社曹家村社员曹国权,那时候栽的树,现在已经全部成材,林木总值非常可观。当年落实林权发放调查组的干部来到他家时,他和老伴感慨地说:“我们这些树还是庞汉杰在右玉当书记时植的呢!”
  庞汉杰既注意创业,也注意守业。平时下乡,不论走到哪里,都要找牛羊倌们开会,教育他们爱护树木,宣传护林光荣、毁林可耻的道理。有时候庞汉杰还亲自拿起放羊鞭放牧。当时,《山西日报》的一位记者,被庞汉杰的这种精神所感动,曾为他拍过一张放牧的照片,又在《山西日报》发表了文章,赞扬他平易近人的作风。
情深意更长
  也许因为是园艺家的儿子,对树木有着特殊的感情;也许是因为这里曾倾注了他的心血,使他不能忘情;也许是在共同的创业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总之,庞汉杰对右玉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以至在他调离右玉后的10年间,先后6次回右玉“探亲”。1975年,庞汉杰又调到省文物局主持工作,到右玉的机会更少了,可他仍忙中偷闲,跑回来两次。
  平时,不论报纸或杂志,哪怕是一份打印的文稿,凡是与右玉林业有关的,他都很小心地剪贴在心爱的夹子里。
  他的女儿在大同医专上学,1974毕业实习的那一年,同学们都不太愿意到右玉,而庞汉杰却非要她到右玉实习。女儿知道父亲的心思:他是想让女儿代他看看右玉的山川和人民啊!
  在庞汉杰的记忆中,没有哪一次比1984年回右玉更令他兴奋了。
  那一次,他在时任县委书记袁浩基、县长姚焕斗、水利局长武兴业等同志的陪同下,迎着惬意的凉风,沿小径,穿密林,上塄堰,越河滩,登上马头山,极目万亩林区,大型林带,顿觉心旷神怡。他看到了美丽壮观的右玉河山,当年他从山阴到右玉时看到的那种满目荒凉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长征接力有来人”,庞汉杰看着站在身边的袁浩基、姚焕斗、武兴业等同志,放眼那熟悉而又生疏的山川,仿佛看到了千千万万个创业者,在绿化祖国的道路上奋进!
  1986年6月,庞汉杰因心脏病突发,永远地告别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和所有怀念他的右玉人民。值得告慰老书记的是,现在的右玉县已经名副其实地变成了“塞上绿洲”。有人说,西方发达国家就是中国上海的繁华加山西右玉的生态。一位曾经到过右玉的国家旅游局领导做出这样的评价:“右玉,冬天的白玉石,夏天的绿翡翠。”

 

 

QQ:845106065 山西省长三角招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沪ICP备18048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