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党史人物

刘胡兰

  宁死不屈、英勇就义的女英雄刘胡兰,于一九三二年十月八日生于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她从小接受党的教育积极参加革命斗争,一九四六年,在她年仅十四岁时就被吸收为中共候补党员,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二日在山西军阀阎锡山的军队突然袭击云周西村时被捕。刘胡兰在敌人的威胁面前,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说:“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就要为人民干到底。还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员!我死也不‘自白’,绝不投降。”阎军计穷,又将同时被捕的六个农民当场铡死,但她毫不畏惧,从容地躺在铡刀下,壮烈牺牲。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为她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英雄在苦难中诞生

  1932年10月8日,刘胡兰出生在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刘胡兰生下来的时候不叫刘胡兰,按她奶奶的意思,为了吉利,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富兰子。但是,他们家并没有因为叫她富兰子而富裕起来。

  云周西村在山西省太原市的东南,汾水河绕过太原,一直流到这里。云周西村是个很不起眼的村子,现在叫胡兰镇。它的东面是太岳山脉,西边是吕梁群峰,这里是一马平川,盛产小麦、棉花,是个金不换的好地方。可是,在以前村东的好水地都让地主富豪霸占着,贫苦农民只能租种村西的贫瘠土地,给地主扛长工打短工,有时还得背井离乡、逃荒要饭,村东村西形成了一个鲜明对照。

  刘胡兰的爸爸刘景谦,爷爷刘起成一年四季起早贪黑干活,春天刨盐土,秋天打短工。刘胡兰的大伯在昔阳县一个杂货铺当勤杂工,奶奶是个过日子的能手,整日纺线织布,管家很严,谁要把小麻油灯的灯捻挑大一些,她就要说几句。全家人勤劳节俭,也只能勉强度日。

  刘胡兰的降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一点生气,反而给这个家庭添了一张嘴。后来,刘胡兰又有了一个小妹妹爱兰子,妈妈在月子里又得了病,一天比一天重。家里揭不开锅了,没办法,借了地主石廷濮3袋“驴打滚”的高梁。地主石廷濮害怕红军来了“共”他的产,就发话给向他借贷的穷人提前还债。刘胡兰的爸爸、爷爷没钱还债,只好到外地去躲债,妈妈的病也越来越重,只有奶奶一个人硬着头皮应付。只要院门一响,奶奶就心神不定的说:“怕是催命鬼又来了,这欺杀人的‘驴打滚’。”什么是驴打滚呀,4岁的刘胡兰一直闹不清。有一次,刘胡兰实在憋不住了,就脆生生的问奶奶:“什么是驴打滚呀?”奶奶给她解释说:驴打滚就是借财主家一升粮食,还的时候就要给两升。这次还不起下次就得还四升,越滚越多。刘胡兰一听,气的小脸一扬,说:“咱们不还他!”奶奶听了苦笑了一下说:“那还行,人家有钱有势,谁要是拖欠不还,不是把人扣到大庙村公所,就是用绳子捆到衙门,穷人谁惹得起啊?”。刘胡兰还不甘心,紧接着又问:“那红军也惹不起他吗?”奶奶想了想说:“肯定惹得起,要不石财主为什么一听说红军要来,就紧着催债呢”。“嘿,红军真好呀,红军来了就好了。”这时,奶奶侧耳听到西屋好像有什么动静,就吩咐刘胡兰:“怕是你妈又难受了,快去问问,她喝水不?”

  妈妈已经好几天不吃东西了,奶奶从一个紧口小瓦罐里掏出两个积攒下准备换盐换醋的鸡蛋,做了一碗蛋汤。妈妈端起热呼呼的蛋汤,刚送到嘴边,看见爱兰子眼珠紧盯着碗的样子,就把碗放下,难过地说:“富兰子,妈不想吃,你和爱兰子喝了吧!”刘胡兰赶快说:“妈,我不喝,我吃饱了。”“你吃饱了?”妈妈看了刘胡兰消瘦的脸颊,心里一阵酸疼:“听妈的话,你喝两口,剩下的喂给爱兰子吧!”刘胡兰还是没喝,双手端着那碗蛋汤,看看妈妈,又看看妹妹,然后送到爱兰子的手上。

  就在这时候,院子里一阵脚步响,石廷濮的狗腿子又来逼债了,奶奶为难的说:“家里又揭不开锅了,你叫我拿什么还债,富兰子她妈病成这样,也没钱冶……”不等奶奶说完,狗腿子贼眼珠一转,看见爱兰子碗里的鸡蛋汤,冷笑着说:“哼,装穷叫苦,这是什么?”说着,直冲爱兰子走来。爱兰子急忙用手护碗,蛋汤全洒了。爱兰子哇哇地哭了起来。刘胡兰实在气不过,把脸都憋红了,猛跑过去冲着石廷濮的狗腿子喊道:“你赔我家的蛋汤!”

  一天下午,刘胡兰的妈妈忽然病重,又咳又喘,还直说胡话。家里只有刘胡兰一个人,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给妈妈捶背,一会给妈妈擦汗。忽然,妈妈一阵猛烈的咳嗽,咳出一滩鲜血,刘胡兰吓坏了, 忙把大伯母喊来。大伯母把妈妈扶起来,往背后垫了一床被子。过了一会儿,妈妈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她拉着刘胡兰的手说:“孩子,妈心里火烧火燎的,想吃点凉东西,给妈买几个梨来吧。”

  刘胡兰在大伯母那拿了点钱,冒着寒风转遍了全村,一直跑到村外边很远,才买到了梨。刘胡兰手捧着梨,恨不得一步就迈到妈妈跟前,心想:“妈妈吃了梨,一定会好的,”可是,当她慌慌忙忙推开院门时,听到的是一片哭声。她忙冲进屋,一看妈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妈妈,你要的梨买来了!”刘胡兰边哭边把梨塞到妈妈的手上,可是妈妈已经永远离开了她。

她心中的榜样

  有一位年青的共产党员,在刘胡兰心中成了她一生学习的榜样,对刘胡兰走上革命的道路,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起了直接作用。这位共产党员就是19岁的县长顾永田。

  1937年发生了芦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向我国发动了侵略战争。1938年2月,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文水县城,老百姓无不愤恨,日夜盼望着当年的红军打回来抗日。

  这一天,文水城里的几十个日本鬼子杀气腾腾地出了城,朝云周西村开过来。鬼子刚走到大象镇,突然从公路附近的庄稼地里,闪出一个高大英勇的八路军年轻指挥员。只见他那手枪柄上的红绸一闪,早已埋伏在公路两旁的八路军战士就像猛虎一样扑向敌人。倾刻间枪炮声、杀敌声震天响。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敌人被消灭了。“八路军打胜仗了!八路军打胜仗了!”胜利的消息传到云周西村,人们奔走相告。胡兰子问他爸爸:“八路军是什么?”“听说就是当年的红军!”刘胡兰高兴得拍手说:“好哇!红军来了!”听人说,指挥打这一仗的人名叫顾永田,才19岁。刘胡兰心里挺奇怪,19岁有多大啊,有这样大的本事!云周西村的群众非常感激八路军,感谢共产党,都想见一见顾永田,大伙说:“要不是顾永田带领八路军消灭了鬼子,咱村可就遭大难了。”

  1938年6月的一天,顾永田真的来到了云周西村。前不久,文水县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顾永田当了县长。

  刘胡兰多想看一看这位19岁的八路军县长啊!

  顾永田在云周西村召开了群众大会,刘胡兰在人群中挤啊!挤啊!终于从人缝中看到这位年青的县长。他身穿灰军装,腰扎宽皮带,腰里别着一支手枪,特别使刘胡兰注意的是顾县长那支手枪柄上那块红绸子,一飘一扬,好像一团火苗。刘胡兰听着听着,忽然觉得这个人很面熟。原来,上午她路过观音庙时,正碰上村长徐照德和农会秘书石进芳陪着几个人从庙里出来,其中就有这个年轻人。他们边走边谈,刘胡兰没听太清楚他们说些什么,只听那个年青的八路军说:“我没什么,只不过是人民的勤务员。”第二天,刘胡兰刚出大门就碰上了秘书石进芳,刘胡兰问道:“进芳叔,顾县长怎么又当勤务员了?”石进芳听了,想了想笑着说:“那是打个比方。顾县长的意思是革命干部不能象旧社会当官的那样,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革命干部应当勤勤恳恳为老百姓办事,要象勤务员那样,听懂了吗?”刘胡兰听了,才明白什么是人民的勤务员,她想:“我长大了也要象顾县长那样,当人民的勤务员。”

  一个年青的共产党员顾永田成了刘胡兰向往和学习的榜样。可是,这样一个受人敬佩,英勇无畏的共产党员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1940年春节,家家户户门上都贴上春联,胡兰子和妹妹爱兰子穿上花棉袄。大年三十夜,人们都在高高兴兴包饺子过年的时候,日本鬼子出来扫荡了。

  顾永田果断地指挥队伍阻击敌人,掩护村里群众转移。战斗非常激烈,整整打一天一夜,打死伪警备队和日本鬼子30多人,群众已安全转移,战士们都恳切地劝县长赶快撤下去,但是,他命令战士们说:“立即转移,我来掩护!”战士们安全转移了,顾永田和留下来打掩护的同志还在坚持战斗,顾永田已经身负重伤。敌人冲上来了,他把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射向敌人,忽然,他那枪柄上的红绸当空一闪,随着就沉重的落了下来,顾永田为革命胜利,为战友和人民的安全献出自己年青的生命。

  云周西村的群众为顾县长的英勇牺牲沉浸在悲痛之中,刘胡兰更是哭得伤心,顾县长那年青的面容,那宏亮的声音,“我只不过是人民的勤务员……”,在刘胡兰心里无法磨灭,她恨死日本鬼子和汉奸了,找到村里的干部,对他们说:“一定要为顾县长报仇!”

偷偷去上妇训班

  ---干革命就得自己下决心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了,9月1日文水县城解放。10月,吕雪梅奉命在贯家堡举办全县妇女干部训练班。

  这天傍晚,刘胡兰和妹妹从地里摘棉花回来碰见金香。金香高兴地说:“胡兰子,我要走了,学习去。”胡兰子忙问:“是不是去妇女训练班?”金香点点头。“咱们村还有谁?”“张月美、李明光、闫芳珍。”“有没有我?”“没有”。刘胡兰不吭声了,心想,是不是自己不够条件,还是把我漏掉了?不行,这学习机会难得,不能轻易放过。刘胡兰找到了吕雪梅,才知道本来村里参加训练班的名单里有刘胡兰的名字,但是后来她家里特别是她奶奶不同意,所以取消了。刘胡兰问方雪梅:“雪梅姐,我够不够条件?”“当然够,只要你们家里同意,我这个训练班主任举双手欢迎!”

  刘胡兰心里有了底,就下定决心要去参加妇女训练班。她一宿没睡好觉,前思后想,自己从小没离开过家,没离开过奶奶,真有点舍不得,可是这次机会难得,反正就四十来天,学习好了,还是要回村里干革命的。奶奶会原谅的。天亮了,刘胡兰早早就起来,打扫完院子,又为家里做好了早饭,吃完饭,刘胡兰虽然急着要走,还是耐着性子把锅碗都刷了,又跑到北屋看了看奶奶,然后对奶奶说:“奶奶我有一点事,可能一时回不来。”说完,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朝东北方向跑了二里地,终于赶上了金香她们。云周西村的那几个学员吃惊的问:“胡兰子,你奶奶知道怎么办?”刘胡兰大声说道:“不怕,革命嘛,怕啥!”

  来到贯家堡妇女训练班,吕雪梅看到刘胡兰吃了一惊,刘胡兰心里也直打鼓,怕不收她。吕雪梅看出了刘胡兰的心思,和蔼的说:“既然来了,就安心和大伙一块儿学习吧,你家里的工作由我们来做。”说完,吕雪梅又拿出一张学员登记表让她填上名字。刘胡兰一看收下了她,高高兴兴的拿过来要写上自己的名字。她拿起笔迅速写了一个“刘”字,正要写第二个“富”字时,笔忽然停住了。她仰头思索了一下,然后端端正正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吕雪梅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刘胡兰”三个字,就吃惊的问:“怎么,改名字了?”刘胡兰认真的说:“恩,‘富’字不好,听我奶奶说,当初生下我,家里想讨个吉利,才叫我富兰子,可我不喜欢。‘胡’字是我妈的姓,所以我就叫‘刘胡兰’吧!”

  这一天,秋高气爽,妇女干部训练班集中在贯家堡打谷场上,举行开学典礼刚刚结束,只见一个中年农民,推着一架独轮车,车上走下一位老太太 ,边走边喊:“富兰子,我的富兰子在哪儿?”刘胡兰来到训练班以后,村里的地主婆二寡妇造谣说,听说富兰子一去就穿了八路军装,过两天就开拔,要和男人们一块去打仗,可不得了,枪炮子是没长眼的啊!这样,刘胡兰的奶奶就让儿子推着独轮车来找胡兰子了。

  吕雪梅一边叫人去找刘胡兰,一边给老奶奶倒上开水,还张罗着给做饭,老奶奶见不到孙女,不喝水也不吃饭,吕雪梅只好亲自去找刘胡兰。刘胡兰躲到房东大嫂的东屋里,说什么也不去见奶奶,对吕雪梅说:“雪梅姐,你知道奶奶从小最疼我,平常我听她的话,这回说什么我也不听,别的事好说,参加革命是件大事,说什么我也不依。我奶奶思想还不开通,总希望我不要离开家,可是,八年抗战,我们吃了多少亏,遭了多少罪,干革命就要下决心。”吕雪梅被刘胡兰的一番话感动了,答应好好做奶奶的思想工作。吕雪梅陪着刘胡兰的父亲和奶奶一边吃饭一边解释、讲道理。当奶奶知道刘胡兰学习完,还要回村里工作,才知道要上前线的话是胡编的谣言,这才放下心里这块大石头,又看到训练班的姑娘、媳妇们出来进去高兴地唱着歌,就对吕雪梅说:“雪梅子,这回我放心了,胡兰子就托付给你们了。”

  妇女训练班结束以后,刘胡兰回村里担任了代理妇联主任,在村里搞宣传,办冬学,组织妇女做军鞋,工作非常出色。1941年5月,在她实际年龄只有14岁时,党组织经过研究讨论,一致同意吸收刘胡兰为中共候补党员,等她年满18岁时再转为正式党员。

怕死不当共产党员

  1947年1月11日,因为刘胡兰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上级决定要刘胡兰立即转移到西山。这天,天快黑的时候,许区长带着几个武工队员来到刘胡兰家里,要接她上西山。刘胡兰非常感谢组织对她的关心,可她考虑再三,因为还有些事要处理,有些机密文件要烧毁,要求第二天再走。经过慎重考虑许区长答应了刘胡兰的请求,并叮嘱她道:“胡兰子,咱村工作一直走在前面,敌人很注意,大象镇的敌人离这里只有五里地,你千万要提高警惕,把工作安顿好迅速转移,越快越好,我们在北齐村等你!”

  刘胡兰紧张地工作了一夜。她到景堡村和这个村的妇联会干部,从炕洞里取出文件烧毁了。她在云周西村连夜召开了全村的妇女积极分子会议,讲明了形势,安排了工作,又到村里的石三槐、石六儿的家里,帮他们解决家里的困难……,等到一切安排就绪,公鸡已经打鸣,天就要亮了。

  刘胡兰把要带的东西收拾好,看见洗衣盆里泡着爸爸和妹妹的衣裳,就要动手洗,正在烧火作饭的奶奶说:“胡兰子,衣服留着我洗吧,你再包些咱院枣树的红枣,让北山的同志们也尝尝。”刘胡兰的爸爸一边抽着旱烟,一边不断的叮嘱着,“胡兰子,你可要记住,到了山里,向同志们好!就说我们盼着大伙早些打回来。可别忘了啊!”说完,他出门挑水走了。妹妹爱兰子看到姐姐要走,眼睛里涌出了两滴晶莹的泪花,胡兰子见了说:“爱兰子,怎么拉?儿童团员还兴哭鼻子?”“谁哭了?我没哭。姐姐,你这一走,什么时候才回来?”刘胡兰认真的说:“很快,一过冬天,等草绿了,花开了,我跟咱部队一起回来。到那时侯,我就给你讲很多很多小八路打仗的故事。你说好不好?”爱兰子听了笑着说道:“好、好姐姐,我等着你。”

  姐妹俩正谈的亲热,父亲忽然慌慌张张挑着两半桶水进来,着急的说:“胡兰子,今天有点不对劲,天不明狗就叫,刚才又有生人在咱家门前探头探脑,可能是敌人又要搞突然袭击,你现在就走吧。”刘胡兰还不知怎么回答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她连忙开门,一看是金香。金香脸色都变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胡兰姐,狗子军把咱们村子给包围了,你快躲躲。”

  胡兰一惊,只听街上有人边敲锣边喊,让人们都到村 头观音庙前场子上集合,国军长官要训话,谁要不去,按通共处理。乱棍打死。

  胡兰奶奶想了想,对刘胡兰说:“你先到金忠嫂子家里躲一躲,那里不会有人去。”原来农村有个习俗,妇女做月子的人家,门环上系上红布条,一般人就不会进去了。

  刘胡兰一进金忠嫂子的家,见里面全是人,就又出去了。刚到街上,迎面就遇到匪兵赶着一群老乡走过来,刘胡兰看走不脱了,就跟着人群来到观音庙前,正挤挤撞撞时,突然有人拉了她一把,一看,原来是奶奶和妹妹,奶奶着急地问:“你怎么也来了?”“金忠嫂子家里人太多,我怕连累了她。”

  这时,一个复仇队员金川子走了过来,他原是大象镇的民兵叛了变,恶狠狠的说:“刘胡兰,今天你可要当心,呆会儿向你问话,你可得老实说,否则就别想过关。”

  刘胡兰瞪了他一眼,预感到今天要发生什么事。等那个复仇队员走了,她便把自己的一块手绢,一个妈妈留下的戒指和一个清凉油盒给奶奶保留下来。那块手绢是她母亲包过毛主席像的,清凉油盒是搞上改工作时,世芳叔送给她的。不一会儿,几个狗子军端着枪,来到刘胡兰面前,说:“你就是刘胡兰吧?我们徐专员有请。”说完就要用手拽,刘胡兰一甩手说

  刘胡兰被带进了大庙,跨进西厢房,一张条桌后面坐着一个匪军官,中等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左脸上有一个黑痣,上面还长着一撮毛,他便是阎匪军72师215团1营的特派员张全宝,旁边站着匪军二连连长许得胜。

  审问开始了:
  “你叫个胡兰子?”
  “我就是刘胡兰。”
  “好!我就喜欢这样的痛快人,现在,有人供出你是共产党员!”
  “我是共产党员!”
  “你们村还有谁是共产党员?”
  “就我一个!”
  “你们区上还有多少共产党员?”
  “就我一个!”
  “不能吧!那么大一个区,怎么只有你一个呢?你不说我们也知道!”
  “知道,还问我做甚!”
  “近来,你给八路军办过什么事?”
  “只要我能办的,甚事都办过。”
  “你难道不知道做共产党要杀脑袋吗?你小小年纪就不怕死!”
  “怕死就不当共产党了!”

  大胡子看硬的不行,就又来软的,说:“我看你年纪轻轻,怪可怜的。这样吧,你要把你了解的说出来,我就不为难你,还给你地,给你钱。”

  “你就是给我个金娃娃,也甭想让我告诉你们!”
这时,匪军二连连长许得胜沉不住气了,他挥着手中的皮带喊道:“你别不识抬举,老子崩了你!”大胡子一使眼色,制止了他,又换了一副腔调说:“这样吧,等会儿开大会,你只要在众乡亲面前认个错,说你参加共产党是受骗的就行了。”刘胡兰听了,气得满脸通红说:“呸!办不到!”这下,大胡子恼羞成怒了,对匪兵一挥手说:“带出去!”

  庙前的广场上,被捕的石三槐、石六儿、陈树荣等六人被五花大绑着,人们默默无言,怒目而视。匪军把刘胡兰一个人放在另一头。

  匪军特派员张全宝声嘶力竭地喊道:“谁要同共产党员一条心,就乱棍打死!”他又指着石三槐他们六人问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好人!”场上突然爆出一片吼声,把张全宝吓坏了,就命令匪军:“抬家伙。”几个匪兵抬上来三口铡刀。敌人先把石三槐带上来,石三槐昂然走出,大声说道:“乡亲们,我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这时,叛徒石五则害怕把他的名字说出来,举起大木棒打在石三槐的后脑上,石三槐被打倒,抬到了铡床上,鲜血喷洒在洁白的雪地上。接着,石六儿、陈树荣、石进辉、张年成和刘树山也被敌人残酷地杀害了。六位烈士的鲜血染红了铡刀。

  大胡子特派员张全宝走到刘胡兰面前,吼道:“你自白不自白?”这时,刘胡兰的心都碎了,但是,她毫不畏惧地说:“要我自白办不到!”

  “你才十五岁,难道你就不怕死?”

  “怕死不当共产党,我死也不自白,决不投降!”

  张全宝气得直打哆嗦,许得胜也慌了神,大喊道:“机枪,准备射击!”刘胡兰挺身上前,喝道:“别向乡亲们开枪,我咋个死法?”

  刘胡兰毫不畏惧,在穷凶极恶的敌人面前,她从容地躺到铡刀下,壮烈牺牲,时年15岁。毛泽东主席亲笔为刘胡兰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并号召全国人民学习刘胡兰的英雄事迹。

  刘胡兰的故事曾被电影、电视剧、歌剧、京剧、评剧、豫剧等艺术形式无数次呈现在观众的眼前,并激励过几代人的成长。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