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貂 蝉

  寻访地理:忻州
  “貂,聪明伶俐,生性慈悲。据说北极圈内的猎人捕貂,常常假装快要冻死的样子,躺在貂出没的地方。貂看到后就跑出来,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猎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捕到了貂”。
  “蝉,无巢无穴,黍稷不享,不食污秽之物,高洁不群。
  1800年前,乱世峥嵘,群雄争霸,一个兼具貂与蝉双重品性的女子,以声色为戈矛,最终致凶猛之人于死命,而此年方二八、闭月羞花的红粉佳人至此却生死茫茫,香魂不知归处……
  这个女子名叫貂蝉。
  貂蝉在民间久负盛名,名列中国历史四大美女之列,却不见诸任何正统史书,只有凭《三国志?吕布传》中“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的记载,可见一点模糊的影子……
  貂蝉,一个永久的谜
  "忻州无好女,定襄无好男",这是一句在忻定一带妇孺皆知的俗语。因为忻州出了貂蝉,定襄出了吕布,貂蝉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吕布气宇轩昂,所谓“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此二人吸纳尽忻定一带精华,所以忻州再也出不了美丽的女子,定襄再也出不了俊朗的男子。言之久远,却查无实据。比之于与正史上有记载的其他三大美女西施、王昭君、杨玉环来说,貂蝉似乎只是一个艺术形象,这个艺术形象被人熟知是因为出现在了罗贯中《三国演义》的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记,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中。“牡丹亭畔,长吁短叹”,随着这叹息之声,貂蝉出场,“年方二八,色伎俱佳”,八个字勾勒出貂蝉乃一秀外慧中的青春少女,“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从声到形再到神,万死不辞就是貂蝉在这出美人连环计里的品格与灵魂。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她要报答王允以亲女待之的养育之恩,她也是一个可怜天下生灵心怀悲悯的人。这出连环计最终以吕布一戟直刺董卓咽喉而大告全胜。董卓已除,而为此忍辱负重的红裙得到的奖赏却是“吕布至坞,先取了貂蝉”。貂蝉有没有在连环计中假戏真做而爱上吕布,后人不得而知,但一个“取”字却道出了吕布这个有勇无谋贪财好色之徒对女性的无比轻贱。
  吕布白门楼殒命,妻女被载回许都,貂蝉退出三国舞台,至此生也茫茫,死亦茫茫。有说是曹操重演连环计,将貂蝉赐于关羽,意欲离间桃园三兄弟,貂蝉大义引颈祈斩,被关羽送走,出家为尼;有说被关羽斩杀;有说被曹操抓捕后扑剑而亡……
  在史学界,有人只承认貂蝉是宋元以来,话本、戏剧、小说中塑造的人物,但也有人认为貂蝉的存在是真实的,代表人物就是近代史学家、演义小说家蔡东藩先生。他说:“貂蝉不见史传,但证诸稗史,传闻凿凿,谅非无稽。”并感慨:普天下之忠臣义士、猛将谋夫不能除一董卓,而貂蝉独能除之……貂蝉,吾爱之重之!”
  《三国演义》让貂蝉的故事家喻户晓,但却未点明貂蝉是何方人氏。故现代人对貂蝉故里有几种推测,那么貂蝉乃忻州人一说从何而来呢?
  从忻州文联退下来了潘玉厚先生,对家乡文化名人充满了充沛而又复杂的感情。他从1990年开始对貂蝉进行考证,认为貂蝉乃忻州人有以下几大根据:其一:元代杂剧《锦云堂暗定连环计》剧中貂蝉对王允有一段表白:“孩儿……是忻州木耳村人氏,任昴之女,小字红昌”;其二,“忻州没好女,定襄没好男”之传说民间流传已许久;其三,木耳村西南有貂蝉墓。“文革”后期,造田平墓时发现了城砖、墓砖都与貂蝉有关;其四,“文革”前木耳村有貂蝉故里的路碑;其五,木耳村有王允街;其六,相传貂蝉出生前三年,木耳村桃花不开,直到如今,此地桃树依然生长不旺……
  貂蝉陵园与一群幸福的鸡
  貂蝉陵园在距忻州市东南3公里处的木芝村,1995年前后为村集体所建,没有被当地文物管理部门列入文物保护范围。木芝村又名木耳村,原盛产木耳,如今沿途已是一望无垠的玉米地。透过肥厚宽大的玉米叶子,貂蝉陵园就像一处小小的庄园,寂寞,宁静。大门反锁着,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子从窗户里探出头来,一人收了十块钱的门票。
  门打开了,一股浓浓的鸡粪味扑鼻而来。我有些恍惚,这是纪念一个美丽女子的地方吗?它该是雅致的,该是灵动的,该是有琴声袅袅传来。可是,芳草萋萋,只有鸡在踱着慢悠悠的方步……彩塑馆里,阴暗潮湿,霉味很重,一只鸡大摇大摆地跟着我进来,它是在观赏这段美丽的故事,还是嘲笑这位传奇的女子?
  在貂蝉墓前,碰到了承包这个陵园的女主人,女人看上去很为朴实,她说一年游客仅仅百余人;这里的鸡蛋为绿色鸡蛋,一斤六块钱……胸中似乎有气血在翻涌,慢慢弥漫到喉间、舌尖,那是一种比鸡粪味更令人难以忍受难以言说的味道。
  回来后看到当地报纸上有一个关于貂蝉宜不宜作为忻州旅游文化的领军人物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应该发掘美女经济,一种观点认为元好问生长云朔,多慷慨悲歌之气,忻州应该“遗山气息,无处不在”,貂蝉只可作为点缀。
  我愿意相信貂蝉曾经的存在,但我更愿意这样一位人间奇女子一直活在久远的历史当中,被人遗忘。
  如果千年可以修得再生缘,不要再做那慈善的貂,也不要再做那只食雨露的蝉,就做一树桃花吧,花开花落,不染尘嚣……-本文作者:陈丽芳,摘自《山西晚报》


来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