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尔朱荣

  尔朱荣,字天宝,生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七年( 493年),卒于长广王建明天年( 530年)。北魏北秀容(朔州南)人,契胡族。尔朱荣的祖先因居于尔朱川(今山西西北部流经神池、五寨、保德县之朱家川),故以尔朱为姓氏。在鲜卑拓跋氏的早期历史上,尔朱氏即为拓跋氏部下的酋帅,随拓跋氏征伐。到孝文帝时代,尔朱荣的父亲尔朱新兴,因“家世豪擅,财货丰赢”,于“朝廷每有征伐,辄献私马,兼备资粮,助裨军用”,故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平北将军,秀容第一领民酋长。魏孝明帝时,传爵位于尔朱荣。在北魏后期政权中,尔朱荣因镇压人民起义有功被朝廷重用,他发动“河阴之变”后,以权臣专制朝政,沉重打击了孝文帝精心培育发展起来的汉代的鲜卑拓跋族,使北魏政治更加混乱,吏治更加败坏,加速了北魏政权分化瓦解。

  魏孝明帝(元诩)时代,由于皇帝年幼,才七岁,母胡原后临朝专政。到北魏神龟三年( 520年),宗室元叉与宦官刘腾,共幽禁胡太后于北宫,元叉与刘腾遂共执朝政,北魏政治从此混乱。各级官吏生活腐化,据《洛阳枷蓝记》称:“于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竞夺。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家家而筑,花林曲地,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统治阶级为了更大限度地满足生活腐化,在政治上卖官鬻爵,贿赂公行。如吏部尚书元晖,“纳货用官,皆有定价,太郡二千匹,次郡一千匹,下郡五百匹”,其余官职,各按差等定价,当时人称吏部为“市曹”。早期北魏初都平城时,为了拱卫首都,不受北方柔然族的威胁,乃在平城沿北边地设置了六个军事据点,这就是六镇。镇戍六镇的成员,初期大多为拓跋族人和中原强宗子弟,随着拓跋族与汉民族的融合及孝文帝的迁都洛阳,尤其是后来北魏政府把一些判刑的罪犯“恕死”,“徒充北蕃诸戍”充当“边戍之兵”,镇兵与罪犯谪配者同列,使镇兵的身份地位更加低贱。到太和年后期,“自非得罪当世,莫肯与之为伍。征、镇驱使,但为虞侯、白直;一生推迁,不过军主。然其往世房分,留居京者,得上品通官;在镇者,便为清途所隔”使得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日益加剧,终于在柔然族的南侵打击下,爆发了镇兵杀死镇将举行的六镇起义。

  正光五年( 524年),六镇最西的一个镇——沃野镇,由于成主“率下失和”,镇民破六韩拔陵聚众起义,杀戍主。后又连败北魏军队,北边六镇全部为起义军占领。北魏统治者惊慌失措。这时,尔朱荣奏明皇帝:“五师虽众,频被摧北,人情危怯,实谓难用,若不复思方略,无以万全。”他建设“如臣愚量,蠕蠕(柔然)主阿那环荷国厚恩,未应忘报,求乞一使慰喻那环,即遣发兵引,直趣下口,扬威振武,以蹑其背”北魏统治者为了挽救自己即将灭亡的命运,在尔朱荣的鼓动下,不惜改变自己的初衷,请柔然人来帮助消灭六镇起义军。在柔然族阿那环的打击下,六镇起义遂即失败。尔朱荣见“四方兵起”,趁机“遂散畜牧,招合义勇,给其衣马”,发展自己的势力,组织了一支坚强的契胡军队。他本人也由游击将军,升为镇北将军。

  北魏政府把六镇起义镇压以后,把二十多万镇民迁徙到河北就食,这些人在路上饥饿困苦,而河北频遭水旱,“饥馑积年,户口逃散”他们在河北也无法就食,终于又爆发了河北大起”义。孝昌二年( 526年),博野(今河北蠡县)一战,葛荣率领的起义军打败了北魏主力军。武泰元年(528年)1月,葛荣攻下了河北六镇定州,并火并了杜洛周,攻占了冀、定、沧、瀛、殷五州之地。这时,起义军已经发展到数十万众,“将向京师。”这时的尔米荣,一方面“严勒部曲,广召义勇,北捍马邑,东塞井径”积极参加镇压人民起义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在镇压之后的降兵中,“擢其渠帅,量力授用”,使‘新附者威安”,如高欢、宇文泰、侯景等人,就是从降兵中收罗起来的将领,后成为尔朱荣的得力将帅。经过镇压人民起义,使尔朱荣的军事力量更加壮大,成为北魏政权下的唯一的一支强大的军事集团。这为尔朱荣发林“河阴之变”奠定了基础。

  武泰元年( 528年),胡太后滥施淫威,竟然毒死孝明帝。事件发生后,尔朱荣与宗室元天穆等“密议称兵入匡朝廷”。他一方面抗表直言,罗列郑俨、徐纥的罪状,并要求杀郑、徐二人以平天下之怨;另一方面派出尔朱天光、奚毅、王相到京城,秘密联络;并向孝庄帝(元子攸)“具论荣心”。从晋阳带兵直奔洛阳。 4月13日,尔朱荣欺骗武卫将军费穆说:“乃引迎驾百官于行宫西北,云欲祭天。”王公大臣集中之后,尔朱荣却立即派兵将其迅速包围,“责天下丧乱,明帝卒崩之由,云皆此等贪虐,不相匡弼所致”。于是纵兵乱杀,王公大臣死者达二千多人,又把胡太后和她三岁的小儿子沉于河底,史称“河阴之变”。这是一场军事政变,把迁到洛阳的汉化鲜卑贵族和出仕北魏政权中的汉族大族消灭殆尽。尔朱荣的这一举动,使其势力更加强大,完全控制了北魏朝政。

  尔朱荣在河阴之变后,又返回晋阳,遥控北魏朝政。他为维护北魏统治,一方面亲率精兵镇压葛荣起义,使“数十万众一朝散尽”,“随便安置,咸得其宜”;同时派出侯渊、尔朱天光、贺拔岳、侯莫陈悦、元穆等镇压万俟丑努等人领导的关陇起义军和邢杲领导的山东农民起义。值得一提的是,在建义初年,( 528年)即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之际,北魏宗室汝南王悦、临淮工或、北海王颢及郢州等州刺史南逃降梁。同年10月,梁武帝以北魏北海王颢为魏王,遣陈庆之率兵送他回北方。第二年( 529年),梁陈庆之军攻克梁国(今河南商丘南),四月,元颢在睢阳城南即位,改元孝基。五月,梁军攻克荥阳,魏孝庄帝与元天穆等渡黄河往北逃,洛阳被元颢占领,无颢遂改元建武。此时,尔朱荣发现“事出不虞,天下改望。”即时驰马前来上党(今长子县)面见孝庄帝,并“行其部分”。孝庄帝遂即返往洛阳。史称:“荣为前驱,旬日之间,兵马大集,资粮器杖,继踵而至。”尔朱荣率军渡黄河一战,梁陈庆之所率军队大败,元颢被迫逃亡,后被杀。孝庄帝重新回到洛阳,封尔朱荣为天柱大将军。经尔朱荣及尔朱集团的残酷镇压,北魏政权又处于“于是天下大难,便以尽矣”的局面。

  尔朱荣在镇压人民起义的同时,也沉重打击了北魏宗室对皇位的企望。他虽然篡权称帝,但因条件不成熟,只能继续借用元室这面旗帜,拥立一位“长而贤”的皇帝——孝庄帝。在治国方针上,他拒绝采取“调政养民”的政策,穷兵黩武。在官吏的任用上,尔朱荣任人唯亲,“广布亲戚,列为左右”。求官者,凡经尔朱荣启请的,没有不成功的;对于补官者,虽因“阶悬不奉”补不上的,尔朱荣即令补者“往夺其任”就此上任。北魏吏治,由于“河阴之变”使得“京邑士子不一存,率皆逃窜,无敢出者。直卫空虚,官守废旷。”经尔朱荣的谢罪和对死者的封爵进官,使“朝士逃亡者亦稍来归阙”。不过“自兹已后,赠终叨滥,庸人贱品,动至大官,为识者所不贵。”北魏的官吏更加混乱。此种局面发展到北齐时才革除滥封爵位的作法,使“追褒有典矣。”

  尔朱弟凭借自己掌握的强大军事力量,专横跋扈,孝庄帝被迫授予他为“柱国大将军”,他从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孝庄帝鉴于尔朱荣取北魏而代立之心不死,加之河阴之变血的教训,“于是密有图荣之意。”皇权与权臣之间的尖锐矛盾,终于在永安三年(530年)9月激化,孝庄帝使用计谋,诛杀了尔朱荣及其子菩提、天穆等。尔朱荣死时才38岁。

  尔朱荣虽被孝庄帝杀死,但尔朱家族的势力并没有被消灭,北魏政权从此更加衰弱。做为一名出色的军事家,尔朱荣是当之无愧的。但他滥杀无辜,打破民族融合的局面,又是不可取的。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