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蔺相如:智勇兼美的谋臣

  寻访精神:容
  寻访地理:蔺相如墓,在今山西古县蔺子坪村。蔺相如,战国时期赵国上卿,在强秦意图兼并六国、斗争逐渐尖锐的时候,不仅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让秦国的图谋屡屡受挫,更难得的是,他有容人之量,以大局为重,“先国家而后私仇”,是一位胸怀广阔的政治家。
  游走于文明积淀厚重之地的文人,难得轻松。举手投足,踏足郊野,所见所闻,时时魂牵梦绕,一瞬间,时空轮转,千年故地,多少古圣先贤浮现眼前。历史与现实,灵魂与存在,古今交错,“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睹旧物,思幽情,对比不堪的现在,遥想莫测的未来,令人疯狂的想法,沉重负担,渐渐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恐怕不是文人的多愁善感,而是山水空气之间,精灵弥漫,历史太重,故事太多,与现在格格不入,令人窒息之故。
  所谓“文明积淀厚重之地”,譬如:山西。听说大名鼎鼎的蔺相如之墓在山西,在古县之时,既惊讶又坦然。惊讶是因为,古县距生我养我的故乡———霍州不到100公里,而且霍山绵延,一脉相承,老乡中的前辈,竟有如此名流大腕?坦然是因为,山西的名人、名地太多,几乎每一座山脉、每一片土地都承载着太多的历史文化,所谓“厚重山西”是也!
  所谓文人,决不是如我一般,略知皮毛、孤陋寡闻之辈,当是浸淫于博大精深文化之中的智者。当然,也不一定是文化程度高、学位高、职称高的学问家才行。在山西这块传统文化的聚集地上,可能一个老农、一个工人、一个小职员,普通人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或许就是一种文化的深刻领悟,因为文化早已沉淀为民俗,抑或是人情世故。所以,沉重的人很多,窒息的感觉,弥漫着。
  所谓窒息,实在是“痛”之所致。何来的“痛”?千古悠悠,沧海桑田,先人之美名也罢,壮举也罢,放在变幻莫测的现实之中,如电影中的蒙太奇,不停地快速切换,让人无法接受,不堪时间之重,痛在古今之变,独怆然而涕下。
  赵人蔺相如
  《史记》乃“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到今天,中华历史汉之前,最翔实、最可靠的文字记载,仍然只有《史记》一家。而司马迁,伟大的历史学家,曾记载了英雄蔺相如的事迹。
  《史记》说:“蔺相如,赵人也,为赵宦者令缪贤舍人”。缪贤,太监,蔺相如是他的门客,出身微贱,如何能名垂青史呢?三件事:完璧归赵,渑池会,将相和(也叫负荆请罪吧)。
  赵惠文王时,得天下美玉,叫和氏璧。秦昭王听说了,说要用15座城池换璧。赵王一时手足无措:说把璧给秦,怕秦城不可得;说不给吧,秦强赵弱,怕秦以兵来打。缪贤推荐,蔺相如奉璧入秦。
  秦王本来就是恃强凌弱,想霸占宝物,没说用城交换的事,蔺相如一怒之下,持璧睨柱,说:“大王必欲急臣,臣头今与璧俱碎于柱矣!”秦王大惊失色,退步求和,假装要划城给赵。蔺公早就识破其诡计,要秦王斋戒五日再说,随后悄悄派人从小路归璧于赵。等秦王再召见时,蔺相如坦言,璧已归赵,因怕秦不守信,必须先割地再给璧,不行的话,你把我煮了吧!秦王一想,杀了相如也不能得璧,算了吧,放相如一马。这就是“完璧归赵”。他不辱使命,赵王大喜,封为上大夫。
  后来,秦攻打赵国,杀了两万多人,秦王根本没把赵放眼里,准备叫赵王渑池相会,羞辱一番。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
  好个蔺相如,挺身而出,端着个盆子(缶瓦非得让秦王敲,秦王大怒,不干。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这就要玩命呐!吓得秦王只好听命,于是赵国的史官写下了:“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瓦。”这就叫“渑池会”,相如功大,封为上卿。
  《史记》中的人物分为三个级别:本纪、世家、列传。秦王最高,在本纪之中也属前列,帝王中的帝王;而蔺相如地位很低,和廉颇一起在列传第二十一,也就是百姓中的豪杰。以百姓之位,敢叱咤帝王,弄得秦王狼狈不堪,可见相如之忠、之胆。
  两次交锋,奠定了蔺相如在赵国的地位,官职提拔,比攻城野战,声名显赫的廉颇还高。廉颇不服,百般相辱,而蔺相如却一退再退,百般忍让。手下人看不过说相如没骨气,再这么下去,没人愿意打下手了,蔺公一笑,说:你们看廉将军和秦王谁厉害?当然是秦王了,那么“以秦王之威”,我蔺相如敢“廷叱之,辱其群臣”,为什么我就怕个廉颇呢?告诉你们吧:秦国之所以不敢攻打赵国,就是因为有廉将军和我在,如果我俩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之所以忍让,是因为“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廉颇闻之,负荆请罪,二人遂成刎颈之交。这就是“将相和”,蔺公深明大义,顾全大局,感动了廉颇,名传天下。
  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描写的人物不少,除廉、蔺二人,还有赵奢、李牧等名将,但我们注意到,在文章末尾加入评论的“太史公曰”中,凡67字,字字千金,全部是表彰蔺相如的,全文如下:“知死必勇,非死者难也,处死者难。方蔺相如引璧睨柱,及叱秦王左右,势不过诛,然士或怯懦而不敢发。相如一奋其气,威信敌国;退而让颇,名重太山。其处智勇,可谓兼之矣!”
  蔺河·蔺公祠
  司马迁只是说,蔺相如,赵人也。并没有其籍贯、故里、墓葬和后裔等的记载。近年来,孟繁仁先生等一批学者通过对史料及实地的考证、考察,得出了蔺相如系古代岳阳县(今古县)宝丰村人,其后裔为避秦王迫害举族移居到赵城许村和洪洞县等地的结论。
  说实话,出发去寻访蔺公墓地之前,心里颇有些惴惴不安。即使史学界已有众多史料的证明,但墓地这种文物,只要一天没有挖掘,没有科学的鉴定,谁也不敢把话说死。
  不过,据说最有经验的考古学家,有时靠的是多年的经验带来的敏锐的感觉,或者叫灵气。我虽不懂考古,但实地寻访一趟,采些民风,找点感觉,也至于惊了蔺公在天英勇之灵吧?还是去去的好。
  春日,先到安泽县住下。之所以先到安泽,是因为安泽、古县本是一县,而蔺公故里,据说离安泽近,离古县远。同行的史壮宁君生在安泽,长在安泽,他在故乡还有采访任务。
  次日,出安泽县城,沿沁河向北,依山而进。我开玩笑说:吃了安泽的水,粗了脖子细了腿。壮宁兄说,缺碘的水不在这片,这片是好水,况且这几年的改造,几乎见不到你说的那种状况了。
  没想到确实是好水,沁河清清洌洌,加上周边的山、新鲜的空气,心情畅快,兴致勃勃。不远,岔开路,沿一条小河蜿蜒而上,壮宁说,这就是蔺河。
  《岳阳县志》记载:“蔺河,县北八十里,从宝丰村后蔺公墓发源……入沁河。李灼诗‘蔺水潆洄独系情”即此。’”
  未见蔺公墓,先睹蔺河情。在和川镇,蔺河旁,我们进了酒厂。酒亦有情,名叫“将相醇”。小小酒厂,老板朴实,话不多,热情好客。小镇民风淳朴,司机连师傅给手机充电,路边小店的人二话不说,还招待喝茶,聊了半天。
  没想到,回来一查,这和川镇,曾是蔺公祠所在。更没想到,一路的好兴致,也就从这小镇往后,戛然而止。
  痛并不快乐着
  出河川,进宝丰,就从安泽到了古县,山势开始陡峭,蔺河水越来越小不说,铺天盖地的小煤窑、小焦化厂来了。
  脏!空气脏、地下脏、水也脏了,路边的人竟有许多说着南方话(温州炒煤团?),害得我们一路问去,竟差点走错路。终于,在一个小山洼里,看到了高高大大的土堆,一阵狂奔,来到跟前,这就是蔺相如墓了。
  小村子叫李(蔺)子坪村,墓前三块不同时代的碑,确定了它就是一代豪杰的葬身之地。
  田里的老人接过我递的烟,说:唉!这墓子让毁坏了。他说原先是大的一堆,文革期间,炸毁了一半,像路边那棵参天大树,原先有很多很多。
  我在墓的西边,平生头一次见到了盗墓洞,圆圆的,能容一个身子,起码有三四处。三块石碑分别是民国七年(1918年)、1960年、2000年立的,记载了蔺公的生平。
  老农当然讲了许多传说、故事,在田里,在山边,在风中,我听着,时不时抬头看见,不足500米处,那黑乎乎的小煤窑,我就这样,怀念了一会那“一奋其气,威信敌国,名重太山”的蔺公,走了。
  有两件事,让我拜谒之旅变得不痛快:一是安泽县政府的人说,安泽、古县有一个协议,安泽宣传荀子,古县宣传蔺相如。就这,把两个老祖宗分了;二是蔺公墓周围那些煤窑、焦化厂,在青山碧水之间张狂的不行,就这样让蔺公看着他们“吃祖宗饭,断子孙路”?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可能你会这样说。是的,我宁可沉浸在司马迁那激扬的文字中,在心中树起古圣先贤的形象,而不愿看到,我们厚重的文化所赖以生存的土地,在一天天变黑,变脏,变得那么功利,那么面目皆非。
  也许,我们有钱了,百姓富裕了,但是有一天,当你从一个个黑窟窿旁掩鼻而过的时候,会不会想到地下有一个智勇双全的先人,他怒发冲冠,而无可奈何!
  也许,我们文明了,人人知书达礼,但是有一天,当你翻开厚厚的《史记》,回到那悠远的过去,突然发现那样一个有骨气、有个性、有魅力的英雄,他就在你身边,而你无处可寻,无法寄托的时候,厚重的文化让你心痛不已!-本文作者:房华,摘自《山西晚报》


来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