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字用章,别号鹤鸣老人,泽州晋城(今山西晋城市)人,唐高祖李渊第二十二子韩王李元嘉后裔,排行第三。金、元之际著名学者,名重一时,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经史百家,无所不晓。
  李俊民天资聪颖,质朴而好学,幼年能文。少时得名儒传授程氏之学,即北宋哲学家程颐、程颢兄弟二人所奠定的“理学”,“其于理学渊源,冥搜隐索,虽片言只字务有根据。”凡经传子史百家之书,他无不研究,未及仕,已成名儒。金章宗承安五年(1200年),25岁的李俊民以经义举进士第一,授应奉翰林文字,文名雄于一时。不久,任沁水县令,并提举长平(今高平西北)仓事,进升朝请大夫。未几,因他厌恶官场应酬,弃官归田,以所学教授乡里。由于他学问渊博,加之状元声威,从学者甚众,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投师者不绝于门。贞二年(1214年),金宣宗自中都(今北京城西南隅)南迁汴京(今开封市)。因为战乱,李俊民于贞三年(1215年)离开家乡隐居于嵩州鸣皋山隐居,后迁徙至怀州(今河南沁阳),不久又隐于西山。在河南的这段时间,有隐士荆先生,授给他邵雍的《皇极》数学,李俊民对这种用符号、形象和数字推测宇宙变化的学说十分精通,当时深通此道的刘秉忠也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叹弗如。元灭金后,李俊民徙居怀州,不久又隐居于崇山。元政府泽州长官段直从河南嵩山迎回李俊民任泽州教授,他便千方百计招延泽州散在四方的名士,协助他教授学生,所以,仅五六年,所培养的人才,“以通经被选者”有122人。元初,忽必烈即汗位前,刘秉忠曾向忽必烈推荐李俊民,盛赞他“易理,易数两造精微”。元宪宗蒙哥七年(1257年),忽必烈在藩邸,命以安车召见李俊民等金朝遗老,天天延访,从不间断。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经史百家,无所不谈。忽必烈想授以高官,但李俊民拒绝入仕,恳赐还山,忽必烈钦佩其气节,尊重其人格,便派专人护送。忽必烈曾令张仲一向李俊民讨教有关祯祥方面的预言,因李俊民精通《皇极》数,所言神话般全部应验。当忽必烈即汗位,改元中统,李俊民已卒于嵩山,享年85岁,葬于晋城崔家庄北。元世祖中统初,赐谥庄靖先生。
李俊民生平著述有数千万篇,因遭战火毁坏,遗弃殆尽。他每出一篇诗文,士大夫争相传抄,但以不见全集为恨。元代泽州郡守段直,饶意文事,与诸士大夫购求李俊民散落的诗文,仅得晚年作品诗赋、古文千余篇,编为《庄靖集》10卷刊行,并请李仲绅、王特升、刘瀛等为该书作序。
  李俊民在金、元文坛上颇有名声。元世祖忽必烈曾对侍臣说:“朕求贤三十年,唯得窦汉卿及李俊民二人。”元人王特升评价说:“鹤鸣老人,国朝之名士也,勇退居闲,朝经暮史,经学传家尤长于理。”刘瀛评价说:“格律清新似东坡,句法奇杰似山谷、集句圆熟,脉胳贯穿,半山老人之体也。雄篇巨章,奔腾放逸,昌黎公之亚也。”从人们对他的推重中,可见他在文坛中的历史地位。李俊民散文作品中有一篇《睡鹤记》颇有特色,从中可以折射出李俊民的倔强、孤高以及最终追求的一种超然出世的人生境界。“鹤也者,物之生于天而异者也。其性洁而介,其声亮而清。洁而介则寡所合,亮而清则寡所和。独以孤高自处,飞鸣于霄汉之上,岂求其异也哉!盖天之所赋者异也。夫才高则无亲,势孤则失众,鹤奚恤焉!若或矫情自浼,下同于频江之贵,变常而表其真,非鹤之德也,非鹤鸣之所好也。”又由鹤引出“丙申岁于新居之侧有蹲石曰睡鹤”,并详细记叙了这只石鹤“虽沉潜静默,有飘然物外之想。疑其孤高之过为众所弃而自晦欤?抑卫人之轩不足弃欤?鸟程之树不足栖欤?将遗世远举羽化而仙,此特其化身欤?不然何为不飞不鸣,日游于睡乡者乎?”并且深有感慨地发问:“谓其果不能鸣,则陈仓之鸡胡为而鸣耶?谓其果不能飞,则零陵之燕胡为而飞耶?”全篇抑郁顿挫,一唱三叹,典型地代表了李俊民的文风。以鹤喻己,将其“鹤鸣老人”别号的寓意及其孤高、远离风俗的特点,阐述得淋漓尽致,是一幅维妙维肖的自画像。语言酣畅,句法新奇,文脉自然,一气呵成。文格冲淡和平,自具高致,印证了公众对他的评价。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