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李克用

  李克用,本姓朱耶氏,祖先是唐时我国西北沙陀人。他生于唐大中七年(856年),卒于后梁开平二年(908年),出生地为神武川之新城(在今山西雁北地区境内)。他们一家从唐太宗时起,就世世代代效忠唐室,为唐廷拓边守土。他的祖父执宜,任蔚州(今山西灵丘)刺史,代北行营招抚使。父亲本名赤心,任朔州(今山西朔州)刺史,因讨伐庞勋有功,赐姓李,名国昌,升为振武节度使。李克用也就因此改姓李了。

  李克用是唐末,五代初的著名军事统帅,也是一位乱世英雄。他靠镇压农民起义起家,在争夺霸业中死去。他的个人荣辱都集中在他近乎40年的攻城略地的军事生涯和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之中。

  史载李克用开始学说话;就“尤喜军中语”,从小爱骑马射箭,李克用15岁那年(868年),庞勋领导桂林戍卒起义,声势浩大,纵横山东、江苏、安徽等地。唐廷十分震惊,急召沙陀骑兵驰援。李克用随父出征,军中称为“飞虎子”,因镇压起义有功,被授为云中牙将,几年后升为云中守捉使。

  唐乾符三年(876年),代北水陆发运、云州防御使段文楚削扣军食,军中不满。李克用当时是云中边防督将,部下纷纷向他诉怨,进校李存审、盖寓、李存璋等人乘机拥他入云州,浩浩荡荡,达万人之众。此时城中也发生兵变,内应外合,杀死段文楚。诸将上书唐僖宗,请求任命李克用为云州防御使,唐廷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并征发各道兵马讨伐云州。恰在此时,黄巢农民起义军渡过长江,向北进攻。唐廷为避免两线作战,只好承认李克用为大同军节度使,检校工部尚书。

  但是唐廷并不甘心李国昌、李克用父子势力的增长,便干乾符五年(878年)冬,再次进兵讨伐。乾符六年春,唐廷命昭义军节度使李钧为北面招讨使,联合幽州等军进攻蔚州。但为李克用所败,李钧中箭而死。第二年,唐廷派元帅李涿率兵数万,再伐李克用。李克用与其父抵挡不住,率人马逃往北边的鞑靼部。达靼对他们始而收容,后因人离间渐生猜疑。不久,黄巢自江淮北渡,矛头直指长安。听此消息,李克用喜出望外,便杀牛置酒,大会鞑靼首领,并说:“人生世间,光景几何?曷能终老沙堆中哉!”这既抒发了他的豪壮之志,也安抚了鞑靼首领,知他不会在此久留,只是待机行动而已。

  广明元年(880年)末,黄巢占据长安,唐僖宗逃至四川。因手无强兵抗拒起义军,僖宗只好于中和元年(881年)起用李克用,任他为雁门节度使。李克用立即率鞑靼诸部万人过雁门,下太原,但因风雨阻而退回。中和二年十月,李克用率军三万余骑兵再次南下,十二月至河中(今山西永济),与起义军隔河相望。这时李克用军队对于唐廷和黄巢都是关乎生死存亡的一支主要军事力量。唐王朝授李克用为东北面行营都统,黄巢也遣人赐重金、诏书。李克用把金钱分给诸将,将诏书烧毁,以示自己与农民起义军势不两立。当时各地勤王军渐至,但都不敢与农民军交锋。李克用的“鸦儿军”(因穿黑服之故)大出风头,先是大败黄巢大将尚让15万军,接着在零口再挫黄巢援军,进军渭桥。四月,黄巢被迫退出长安,李克用进入京城,夺了头功。李克用一胜再胜,唐廷对他的封授越来越高。七月,唐廷授李克用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右仆射、河东节度使,这时他才28岁。

  李克用退回河东后,就开始扩展地盘。他攻陷潞州,让其弟李克修任昭义节度使。黄巢退出长安后逼近汴州,这时,农民起义军的大叛徒朱温任宣武节度使,镇守汴州。他自知无力阻挡黄巢的进攻,就向李克用求援。李克用正志得意满,就欣然应邀。于中和四年(884年)春天,率兵五万,自河中南渡,连败起义军于太康、汴河、王满渡。黄巢起义军只好退走山东,失败大局已定,李克用的沙陀军为唐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李克用的突然崛起,使朱温妒火中烧。他趁李克用返回汴州时,派人包围上原驿,四面纵火,乱箭齐发,欲置李克用于死地。李克用在部下保护下,仓皇逃出。从此,李克用与朱温水火不容,晋、汴之争拉开了序幕。

  朱温在上源驿无故加害,使得李克用怒气冲天。他先发檄文给朱温,随即向朝廷发表申问。唐廷不知所措,只得给李克用加守太傅,同平章事,陇西郡王,以息其怒。李克用并不满足河东一地,他要向东发展,就必然与在中原称霸的朱温发生冲突。上源驿事件后,他与朱温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息。最初几年,他北攻云幽,东伐镇冀,南略关中,平定三辅,甚至派兵长驱直入山东,可谓盛极一时。乾宁三年(895年),唐昭宗赐他忠贞平难功臣,进封晋王。但光化元年(898年)以后,他每况愈下,以致最后兵困晋阳,始有北退立议。由干李克用四面出击,结果四面树敌,从唐中央政权到地方藩镇,都有一批视他为虎狼的人物。他们往往在李克用大兵压境时,低首归顺,而一旦有机可乘,就伺机对作。天复元年(901年),汴将张从晋攻陷晋、绛二州,截断了李克用南下的通路。河中节度使王珂是李克用的女婿,急向岳父求救,李克用首尾不能相顾,给女儿复信说,你可与王郎弃城投降。河中之失,是李克用由盛而衰的重大转折,“武皇自是不能援京师,霸业由是中否”。这年四月,汴军多路从东、南入晋,包围晋阳,“都人大恐”,只是由于连日大雨,汴军粮草不给,将士多患痢疾,才暂时后退。六月,李克用向朱温求和。第二年,汴军复攻晋阳,形势危急,李克用欲奔云州,因大将李嗣昭、夫人刘氏等人苦劝乃止。幸赖诸将奋战,汴军再次退走。虽然汴军这时仍然势盛,朱温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李克用毕竟已经走出了低谷。

  李克用在军事上不及朱温,有一点却胜过朱温。这就是他从来不象朱温那样,明目张胆地凌驾于唐皇之上,而是时时以勤王讨逆的面目出现。正是这一点,成为他复兴的基础。因为在当时,扶唐兴唐还是一面颇有号召力,颇能收人心的招牌。天佑元年(904年),朱温强迫唐廷迁都洛阳,弑唐昭宗而立辉王李(木兄),是为哀帝。告哀使到晋阳,李克用南面痛哭,令三军穿素服以志哀。天佑四年(907年),朱温迫不及待地废唐哀帝,自立为王,建立后梁。当时割据四川的王建派使劝李克用称帝一方,被李克用婉言谢绝,说自己“累朝席庞,奕世输忠”,因此“誓于此生,靡敢失节”。其实,李克用不是不想称帝,而是想趁朱温称帝之机,兴灭朱兵。早在天佑二年(公元905年),李克用就与契丹主阿保机联盟,欲渡河南征。天佑三年(906年),李克用遣兵攻邢州,克泽、潞。天佑四年(907年),朱温遣兵十万围潞州,李克用也派兵驰援。朱温再派军,另筑营盘,谓之夹寨。两军对垒,难分胜负。至此可以看出,李克用不仅有了招架之功,而且有了还手之力,复兴的确有望。然而,就在这相持时刻,李克用身染急病,于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死于晋阳,终年53岁。

  据传,李克用死时,赐三支箭给儿子李存勖,一箭讨刘仁恭,因幽州不平,河南不可图;一箭击契丹,因阿保机背约附贼;一箭灭朱温。此说是否可信,不得而知,但它反映了李克用状志未酬,遗恨绵绵。晋之争霸大业只好由他儿子来完成了。李克用生前未敢称帝,死后却得到了皇帝的名号。其子李存勖灭梁后,追谥李克用为武皇帝,庙号太祖。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