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狄仁杰情深报国

   一个太原人出国到了欧洲,与老外谈起了他的故乡,他说他是山西人,老外说,知道了,就是那个有兵马俑的陕西;他说他家住太原,老外问:台湾?而当他谈到他出生在狄仁杰故里时,却引来了老外的啧啧称道:噢!“东方福尔摩斯”。
这是一位已故1300多年的中国古人给现代西方人留下的印象;
  这是现代西方人对古老的山西太原仅有的记忆。
  狄仁杰(630--700年),字怀英,唐代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武则天时期宰相,杰出的封建政治家。
  出生于封建官宦之家的狄仁杰,少时埋头苦读,“日数千言不肯休”。后以明经举,步人仕途,最初担任汴州判佐,受到时任工部尚书阎立本的赏识,称他为“河南之明珠,东南之遗宝”。
  他刚正廉明,执法不阿,兢兢业业,在升任大理丞后,一年中判决了大量积压案件,涉及1.7万余人,无一冤诉者,名声大振,成为社会公认的断案如神、摘奸除恶的大法官,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传奇故事;
  他敢于犯颜直谏,据法说理:“今陛下以昭陵一株柏杀一将军,千载之后,谓陛下何主?此臣不敢奉制杀善才,陷陛下于不道。”使得一言九鼎的唐高宗改变初衷,赦免了武卫大将军权善才的死罪;
  他纠劾百官,弹劾宠臣,在担任侍御史期间,上奏弹劾司农韦弘机引导皇帝追求奢侈,致使韦弘机因此被免职;揭露左司郎中王本立持恩用事,致使王本立最终被定罪。
  在武则天称帝之后,狄仁杰既有两度为相的大福大贵,又有着身陷囹圄的大冤大祸。但政治上的起落不曾舍弃他的报国之情;官海里的沉浮未能改变他的为民之心。无论身居何职,不管身在何处,他时刻想到的是国家社稷,惦念的是平民百姓。每到一处,他都能克已奉公,恪尽职守,造福一方。
  狄仁杰在政治上的起起落落,既考验了他的超凡才干和对国家社稷的忠诚,同时又逐渐赢得了武则天对他的信任和重用。武则天赐他紫袍、龟带,并亲自在紫袍上写下“敷政术,守情勤,升显位,励相臣”十二金字。二次为相后“群臣莫及”,常谓之国老而不名。对“好面引廷争”,一向武断的武则天“每屈急从之”。狄仁杰上朝人见,武则天“常止其拜”,说:“每见公拜,朕亦身痛。”
  作为一名精忠谋国的宰相,狄仁杰以政治家的深谋远虑,劝说武则天顺应民心,还政庐陵王李显,努力把国家推上通往“开元盛世”的金光大道,成为再造唐室的功臣,留下了“若非狄仁杰,唐室绝后裔”的千古佳话。同时,他以其超常的智慧和敏锐的眼光为国家举贤荐能,先后举荐了张柬之等数十位忠贞廉洁、清明干练的官员,这些人在被委以重任后,朝中刚正之风突现。
  公元700年,积劳成疾的狄仁杰因病谢世,“则天为之举哀,废朝三日,赠文昌右相,谥日文惠”。之后,唐中宋追封他为司空,唐睿宗又追封他为梁国公。
  300多年后,以天下为己任的范仲淹“拜谒狄公祠”,发思古之幽情,作《唐狄梁公碑》,“天地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克当其任者,惟梁公之伟欤”。
  金代诗人完颜纲七绝《狄仁杰墓》写道:“神器旁迁几不留,曾将忠义破阴谋。淡烟衰草津平月,犹带当年帝子愁。”
  现如今,电视连续剧《狄仁杰断案传奇》在海外20多个国家热播,荷兰人高罗佩的巨著《狄公案》,先后被译成十多种文字,并多次拍成电影上映,征服了众多西方读者和观众。就连名声显赫的美国好莱坞也在积极筹备,投入巨资拍摄电影《狄仁杰》。 
  今后,狄仁杰仍然不会被人们忘记。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