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边塞诗人王昌龄田园诗人王维

青 峰

“七绝圣手”,边塞诗人

  王昌龄(周武则天天授元年至天宝十五年,约690765),字少佰,太原人,是唐初宰相王方庆的后裔。王昌龄一生历经坎坷,命运多舛。据史载,他年青时,由于父亲早逝,家境衰微,生活非常窘困,常常因为经济拮据而“独坐流涕”。这种经历促使王昌龄发奋图强、勤学上进。在37岁时,王昌龄终于以超群的才华考中进士,并官授秘书省校书郎。5年后,他又参加了博学宏辞科的考试,并且名中金榜,后被派往汜水(今河南巩县附近)当县尉。但是,几年后,他因事被贬谪到岭南一带。这在当时是仅次于死刑的处罚。这也使得王昌龄对前途感到极度的悲观。好在这次贬期不长,一年以后,王昌龄从岭南贬所归来后,被任命为江宁(今江苏南京)县丞,但是不久后,以“不护细行,谤议沸腾”的罪名,被贬往更加荒僻的龙标(今湖南黔阳县一带)任县尉。所以后世有人称其为“王江宁”或“王龙标”。但是,这一时期的王昌龄比前次贬往岭南时,情绪要积极、乐观得多。安史之乱后,67岁的王昌龄在回家北归路过亳州时被当地刺史闾立晓杀害。
  受盛唐漫游热、边塞热的影响,王昌龄从24岁到31岁7年中有过长期漫游的经历。足迹所到之处包括河南、河北、晋南及西北边疆的广大地区,特别西北之行,使他亲自游历了碎叶、玉门关、萧关、临洮等边塞名城,亲历了边塞的战地生活,使他对边塞有了实际的观察和亲身的体验。并用《从军行》、《塞下曲》、《塞上曲》、《出塞》等乐府旧题写下了不少思想性很高的边塞名篇。同时长期的漫游再加上步入仕途后二次被贬的经历使他结识了诸多的贤人达士,诸如李白、王维、岑参、高适、王之涣、孟浩然、张九龄、李颀、常建、崔国辅等。他们在一起诗酒酬答、联唱迭和,给后世文坛留下了不少佳话。丰富的人生经历也给他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写下了大量的送别诗作,如《送柴侍御》、《送窦七》、《芙蓉楼送辛渐》等等。此外,长达7年的校书郎经历也使他体察到宫闱生活的环境与宫女内心深处的微妙思绪,这也成为他创作宫怨诗的契机,并通过表现宫女的悲惨遭遇来抒发自己郁抑愁闷的心情。《西宫春怨》、《西宫秋怨》、《长信秋词》五首、《春宫曲》等无一不细腻入微地摹写了宫女们深刻的内心痛苦,也表达出作者对他们的无限同情,同时也正是作者个人心情的真实写照。
  在王昌龄现存的185首诗中,成就最高的还要数七绝,王昌龄也被后人称之为“七绝圣手”。王昌龄的七绝,即事写景、情景交融,通过典型的环境描写,表达出含蓄深沉的思想。与高适、岑参长篇歌行的边塞诗相比,王昌龄能短中见长,在28个字中完成对边塞将士复杂的内心感情的抒发和内心世界的刻画。表现出高超的艺术技巧和凝炼的语言风格,从不同角度、多层次地反映了盛唐时代的边塞生活和戍边战士的心理活动和思想感情。这既大大丰富了边塞诗的内容,同时也在形式上为边塞诗开拓了新的园地。从而使王昌龄与高适、岑参一起成为盛唐边塞诗的代表作家。与李白相比,王昌龄的七绝重客观描述,含而不露,委婉含蓄,语言上呈现自然中有工丽的特点,而李白则重主观的表述,多直抒胸臆、坦露心迹,语言上一泻千里,不假雕饰,但又情真意切。以宫怨和送别为题材的七绝就是这种情形。王昌龄的这类诗写得“深情幽怨,意旨微茫”。明代的陆时雍在《诗镜总论》中作出这样的评价:“王龙标七言绝句,自是唐人《骚语》,深情苦恨,襞襀重重,使人测之无端,玩之不尽。”这准确、恰当地概括出王昌龄七绝的艺术特色。
  王昌龄高深的艺术成就使他赢得了“诗天子”的桂冠。而这些成就的取得应该不是偶然的,而是他在长期诗歌创作的实践中对诗歌创作规律积极、有益的探索和总结中取得。王昌龄总结吸取自《诗经》以来前人的创作经验,第一次明确提出“意境”的概念。在《诗格》中他说:“诗有三境:一曰物境;二曰情境;三曰意境。”他认为真正优秀的诗歌是三重境界的最佳结合。所以,他又说:“诗一向言意,则不清及无味;一向言景,亦无味,事须景与意相兼始好。凡景入理诗,皆须相惬,当收意紧,不可正言。景语势收便论理语,无相管摄。”这段话具体说明了诗歌创作中对景、情、理的艺术处理原则,对于后世诗人有很大启发,从而使得诗歌创作更加有章可循。王昌龄提出“意境”这个诗学概念,使诗歌创作和诗学理论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王昌龄的诗歌理论著作,现在所能见到的只有明人所编的《格致丛书》中所载的《诗格》与《诗中密旨》各一卷和日本僧人遍照金刚的《文镜秘府论》中的有关部分。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王维(周武则天天授三年至唐肃宗上元二年,692761),字摩诘,他高祖父和曾祖父时,居住在太原祁州(今山西祁县),到其父王处廉时,全家迁至蒲州(今山西永济县),于是成河东人。他的父亲承袭祖业,做了汾州司马,他的二弟王缙在唐代宗时担任过宰相。
  王维的一生,可以开元二十四年他40岁时即李林甫代张九龄为中书令的那一年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热衷于政治、积极进取、有着进步的政治理想,后期则彷徨、隐退,回避政治,追求自由闲适的生活道路。开元九年(721),21岁的王维以超群的才华,一鸣惊人,考中进士,官授太乐丞,从此正式步入仕途,走上政治舞台。少年得志的王维更是表现出积极进取、乐观豪迈的抱负,满怀着建功立业、忠君报国的热情和希望。而这一时期唐王朝经济空前繁荣,国力相当强大,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蓬勃向上,这种昂扬毫迈、渴望建功立业的热情无不洋溢和挥洒在他早年的一些诗歌当中。《少年行》、《老将行》、《燕歌行》等等,都表达出他对前途的自信与报国的豪情。然而不久因伶人舞黄狮子获罪,被贬为济州司库参军。这件事给了他一定的打击,但由于贬期并不太长,一年后便由贬所返京,所以总体上这段时间王维的思想还是积极进取、乐观向上的。特别是开元二十一年(733)张九龄拜相,更加激发了他的政治热情。他也被提升为右拾遗成为天子近臣。二年后,他写了《献始兴公》一诗,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当时的政治观点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此外,《与魏居士书》、《送元中丞转运江淮》等诗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开元二十四年(736),李林甫拜相,张九龄失势,王维重遭贬谪,这也成为王维政治生涯的一个转折点。这以后,王维在政治上开始彷徨和隐退,回避政治斗争,追求闲适的生活道路。《寄荆州张丞相》一诗便是前、后期思想转变的重要标志。形成这种转变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李林甫的专政刻意打击王维等一大批正直之士,使得诗人对前途比较悲观;另一方面是由于诗人将对黑暗政治的憎恶转移到山水田园,以求忘怀官场的失意与苦闷。直到安史之乱以前的十余年间王维身在朝廷,心存山野,曾先后在终南山、蓝田等地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他写了大量的山水田园诗,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造诣。安史之乱中,王维因来不及逃跑而被俘担任伪职。萧宗至德二年(757),两京光复后,王维被降官为太子中允,晚年又不断得到升迁。乾元二年(759),王维被封为尚书右丞,所以后世又称为王右丞。这是他生前最后所任的官职。这段时期的王维对政治的热情更加冷淡,对现实更加淡漠超脱,大部分时间是信佛参禅,潜心佛理。《酬张少府》、《叹白发》等,表明了他晚年思想发展的主要趋向。
  王维大部分时间是生活在开元、天宝年间封建经济极端鼎盛的时代,同时,良好的家庭环境的熏陶和文学修养,使得王维成为一名丰产的诗人。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仅流传下来的就有四百多首。第一类是歌咏从军、边塞、豪侠的作品及一些政治讽刺诗,在内容上充分反映了诗人在生活前期的那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和蓬勃向上的进取精神,这也是王维诗歌中最具有现实意义的部分。第二类是山水田园诗。这部分诗不仅数量多、涉及面广,而且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造诣,体现王维诗歌的最高成就,王维也因此而被世人公推为唐代山水诗派的代表作家。另外,王维还写了大量生活题材的诗歌如男女爱情、亲情友谊、闺中妇女等,这类诗写得细腻隽永,具有浓厚的抒情色彩,如《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相思》、《送元二使安西》等。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绝少写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而是多写柔和美好山水风光和田园风光。这样的题材上的取舍和处理充分反映了作者的审美情趣和创作意图:是要借摹写自然万物表达自己对李林甫专政的黑暗政治的憎恶与对美好生活憧憬与向往。王维是继承和发扬了陶渊明的田园诗和谢灵运的山水诗的优点,并将其合璧为一,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与陶渊明诗相比,陶诗如素描,王维的诗如工笔画,更加浓妆艳抹,色彩绚丽,对景物描写得更多。与谢灵运的诗相比,王维的诗有其自然工丽的优点而无其过于注重字句雕琢的缺点。

  更为重要的是,王维因为自身工诗善画,所以他常常以画入诗即把绘画同诗歌创作结合起来,在诗歌创作中以画家的眼去观察,用画家的手法去表现。从而形成“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审美情趣。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终南山》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汉江临泛》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使至塞上》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送梓州使君》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鸟鸣涧》


  这些诗句让人读后立即有一幅画面尽收眼底,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这也是王维山水田园诗的魅力所在。
  “独步声名在”、“章句世为宗”。王维作为崛起于三晋大地上的古代著名文学家和艺术家,他毕生的创作经验与艺术成果将永远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