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孙 盛


  孙 盛——字安国,约生于西晋惠帝末年,卒于东晋孝武帝前(约公元4 世纪中叶),中都(今山西平遥)人,西晋文学家孙楚之孙,东晋时期著名的史学家和无神论者。孙盛著史,不虚美,不隐恶,继承和发扬了历代史学家的优良传统。著有《魏氏史略》和《晋阳秋》两部史书。
  孙盛少年时,正值中原各族人民起义兴起的时候,因此他从10岁起,就随其族人避乱于江左。江左清静,士人多由北方汇集而来,清谈辩理之风在这里悄然兴起。孙盛受到了这种风气的影响,“及长,博学善言明理”,也成为一位玄学清谈之士。当时江左士人中善于玄学明理者,以殷浩名气最高,“与抗论者,惟盛而已”。《世说新语》中记述了一个他与殷浩辩论的故事。有一次他们辩论,你来我去,没有一点空闲,侍侯他们的人先后上过4次饭菜,他们都顾不得吃。辩论到激烈之时,两人都奋掷尘尾,以至于尘尾脱落到饭菜之中,可见他对玄理的精悉和认真。
  东晋明帝时,孙盛到朝廷中作佐著作郎,辅肋史官工作。他的家庭比较贫穷,佐著作郎的薪俸不足养家,所以他又请求补了浏阳县令的缺,陶侃为征南将军,都督荆湘梁豫四州之地,浏阳属征南将军管辖,陶侃就把孙盛请来做参军。晋成帝咸宁九年(343)陶侃死,庚亮代陶侃为将军,孙盛又为庚亮的主簿、记室参军。之后,庚翼代庚亮、桓温代庚翼,孙盛一直在将军中做记室参军、廷尉等职。晋穆帝永和九年(353),桓温北伐,进入关中,扫平洛南以后,孙盛才补任长沙太守,后又升为秘书监,加官给侍中,孙盛长久在军中做幕僚,参议军机,调和将校,能够顾全大局,不仅注意维护军队内部的统一,而且也十分注意朝廷与外将间的团结。他在庚亮幕府中做记室参军时,正是王导、庚亮共辅成帝的时候,有人常常桃拨王导与庚亮之间的关系,使庚亮对王导产生了怀疑不满情绪。孙盛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就反复开导庚亮,终于使庚亮取消了对王导的怀疑,用心于军事。在军事上,孙盛也有一定谋略和勇气,具有将兵率众、独挡一面的本领。他随桓温西征伐蜀时,桓温以轻兵入蜀,留他率老弱辎重垫后。在行军路上,有一天突然遇敌,兵士顿时慌乱,孙盛却沉着应战,“部分诸将,并力拒之”,终于击退了偷袭之敌。他在跟随桓温入关平洛的战争中,也屡有战功,所以平蜀入洛后,他曾两次被封为县候。
  孙盛的一生更主要的是思想学术方面的成就。孙盛是一位善辩的玄理学家,他也崇尚黄老,但他并非自命清高,有出世升仙的念头,而是注重玄理的研究,吸收了三玄,即周易、老庄的思辨思想,从而走上了“神灭论”的立场。代表这样思想立场的,是他的《与罗君章书》。罗君章,即罗含,他与谢氏都信奉佛学,为方外之好。他曾著有一篇《更生论》,以“万物有数而天地无穷”为根据,来证明人死而神不灭,即形散神不散。孙盛针对他的观点,提出“形既粉散,知亦如之。纷错混淆,代为异物;他物各失其旧,非复昔日”,证明人死形散神亦灭。对于孙盛的“神灭论”的思想,侯外庐主编的《中国思想通史》有这样的评价,他认为,孙盛的“神灭思想因不得称为系统化,但是,第一,其所为神灭的肯定判断,异常明确。第二,神灭与否的正式主客争辩,由孙盛起始有文献可记;孙盛以前,虽亦有‘异学之徒’对抗于佛教的神不灭而主张神灭,而针锋相对的辩难则以孙盛与罗含的‘更生’之争为始点。第三,东晋以降,神灭与否的争辩,不但为反佛的论据支柱之一,而且为善谈名理者兴致所寄的中心话题;此事亦当以孙盛为始祖。”从这段评论中,可以清楚地认识到孙盛神灭论思想的地位。
  孙盛不仅是一位善辩的玄理学家,也是一位善于著述的历史学家。他“笃学不倦,自老至少,手不释卷。”著成两部史书,即《魏氏春秋》和《晋阳秋》,叙述了魏晋的历史,他秉笔直书,不虚美、不隐恶,继承发扬了司马迁修史的优良传统。据说他在《晋阳秋》中记述了桓温北伐,枋头失利的过程。书修成后,桓温看了后十分恼怒,威胁他的儿子说:“如果这样记述,孙家就有灭门的危险。”他的儿子听到后,回家哭着请他删除这段文字,孙盛坚决不答应。后来,还是他的儿子们瞒着他,把它改掉了。他预料这样的史书在东晋很难流行,便写好定本,寄到北方。所以《晋书》本传说:“《晋阳秋》词直而理正,咸称良史焉。”这个故事,至今传为佳话。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