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一代女皇武则天

  武则天(唐高祖武德七年至武则天神龙元年,624-705年),自名曌,并州文水(今山西省文水县)人,她是唐代杰出的政治家,也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实际统治唐代政权长达四、五十年,是贞观之治与开元之治的桥梁。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官拜三品工部尚书,封应国公。生母杨氏,出身名门,其父杨达是隋朝宰相。武则天十一岁时武士彟死在荆州都督任上,武则天母女四人孤立无援,生活十分窘困。武则天很小的时候便表现出迥异常人的机智与见识。《新唐书·则天皇后传》中载:年仅十四岁的武则天离开娘家,步入深宫。临别时母亲杨氏哭得难舍难别,而她却说:“见天子庸知非福,何儿女悲乎?”从此武则天从才人、昭仪、天后、圣神皇帝一步一步走向权力的巅峰。

  贞观十一年(636年),武则天以相貌出众被唐太宗选入宫,封为才人(正四品),赐号武媚。不久太宗驾崩,武则天被迫在感业寺为尼。幸好太宗在世时她与高宗有旧,同时王皇后为了排挤高宗宠幸的萧淑妃,所以武则天很快被接回宫中并封为昭仪(正三品)。此后武则天又以阴谋手段陷害王皇后。永徽六年(655年),三十二岁的武则天被立为皇后,号曰天后。从此,她逐渐“黜陟生杀、决于其口、天子拱手而已”,成为唐代政权的实际统治者。永淳三年(683年)高宗死后,武则天称皇太后,开始了临朝称制。天授元年(690年),奋斗了三十多年,已有六十七岁高龄的武则天正式登基成为圣神皇帝,建立大周朝,成为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

用贤纳谏

  武则天执政后,为了巩固政权,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统治措施,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等方面的政策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特别是用贤纳谏方面,她能够选贤任能,积极纳谏,受到了不少人的称道。如明代李贽说:“诚观近世之王者,有知人如武氏者乎?亦有以爱才为心安民为念,如武氏者乎?”(李贽《藏书·李勣传》为了搜集人才,武则天曾多次下诏求贤。在《臣轨·同体章》中,她说:“夫欲构大厦者,必藉众材。虽楹柱栋梁,棋掳榱桷,长短方圆,所用各异。自非众材同体,则不能成其构。”这形象地说明管理国家必须有多种多样的人才,人才少了是不行的。所以她后来发布了《求贤诏》、《求访贤良诏》、《搜访贤良诏》等,“无论士庶、不惜官爵,具以名闻”,甚至令官吏和百姓可以“自举”,从而使得一大批出身低微而有真才学实的人脱颖而出。这对于唐初依然严格的门阀制度是一种严重的挑战,同时也是历史的一大进步。其次,为了广泛、深入地搜求人才,武则天又发展隋唐以来的科举制,创立了殿试,亲自面试考生,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选拔人才中舞弊行为的发生。使不少真正有才干的人能脱颖而出,破格提升,很快参与到国家的管理上来。另外又推行糊名制,防止科举考试中的作弊行为。此外还开了选拔将军的“武举”,又开设了专管岭南各地选举“南选”,用于网罗江淮以南主要是岭南、黔中的读书人参加科举考试。同时还又派人到处访求隐逸人才。

  武则天通过采取这些措施,一时间天下人才趋之若骛、云集朝廷,像北门四学士、狄仁杰、娄师德、张柬之、姚崇、宋璟等等都脱颖而出,为国家的繁荣昌盛在人才上、干部上奠定了良好基础。

  武则天不仅能举贤用贤,也能听取人们的规谏。她深知:“夫谏者,所以匡君于正也。人臣之所以謇謇为难,而谏其君者,非为身也,将欲以除君之过、矫君之失也。”(《臣轨·匡谏章》)所以她对于不为“乘轩之赏”所动,不为“斧钻之诛”所惧的谏臣往往采取宽容的态度。有个叫朱敬则的大臣批评她内行不正,生活腐化,她虽不能改,但夸奖他说,“非卿不闻此言。”苏安恒批评她对李姓皇子皇孙刻薄寡恩,没有母子之情,她也不加忌恨,并将苏安恒召至宫中赐以酒食。

  武则天在其执政的四、五十年中,注重发展生产,减轻赋税,规定了种种促进农业生产的措施。如嗣圣元年(684年)。她下诏奖励农桑,规定:“田畴垦辟,家有余粮”者升官;“为政苛滥,户口流移”者惩治。同时她针对当时逃户问题严重的现实作出安置逃户的重要措施,对包括逃户在内的广大农民采取宽容政策。敕文规定:逃户还归,不仅不受罚,还可享受给复二年等种种优待。这既保证了“逃户”这一重要生产力,又对农业的振兴起了良好的作用。从而使社会财富大量涌现,含嘉仓等大粮仓丰实,人口稳定增长,从而使社会更加安定。据统计,高宗永徽三年(652年)全国人口380万户,到武则天神龙元年(705年)时,全国人口已增至615万户,平均每年增长0.91%,这在封建社会尤其是隋末大乱后,国家人口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为唐代经济的进一步繁荣,为开元盛世的到来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在军事方面,武则天采取了成功的屯田政策,当时黑齿常任河源(今青海省)经略使,屯田五千余顷,娄师德任丰州(今内蒙五原)都督,“屯田积谷数百万”。郭元振任凉州(今甘肃武威)都督,“军粮可支数十年”。经过长期的边疆屯田,不仅减少了人民负担,也开发了边疆经济,为边疆的安定打下了扎实的物质基础。

严刑峻法

  武则天以“女主”的地位执政后,朝廷内外反对的力量是很普遍的。比如,狄仁杰的姨母卢氏不许儿子“事女主”,宰相刘祎之劝她:“不如返政,以安天下之心”等等。其中反对力量最大、最直接的来自李唐宗室和元老旧臣。他们是武则天争夺皇权最有威胁的对手。徐敬业的武装叛乱与唐室诸王的密谋兵变,给武则天为巩固政权敲响了警钟,也找到了口实。《通鉴纪事本末·卷三十》中说:“太后自徐敬业之反,疑天下人多图己,又自以久专国事,且内行不正。知宗室大臣怨望,心不服,欲大大诛杀以威之。”所以从她临朝称制到称帝前期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严刑峻法,酷刑滥杀,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政治恐怖,用滥杀打开了一条通向大周皇帝宝座的血腥之路。

  武则天执政首当其冲触犯了一大批李唐宗室的利益。在权力争夺中李唐皇裔几乎被斩尽杀绝。其中包括武则天自己的亲生儿子李弘、李贤以及李贤的两个儿子。经过连续几年的杀戮,到她改唐为周称帝时,除了李显、李旦外,其余的皇子皇孙尽皆被杀,李唐宗室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其次是诛杀反对她的宰相元臣。在她临朝称制前后的六、七年中有十七位宰相被杀或被贬,其余大小官吏被杀者更是难以胜数。天授中和长寿二年(693年)两次遣使分赴诸道杀流人,殃及百姓,引起社会不安。

  为了加强政治控制的目的,武则天物色了一大批酷吏,比较出名的有:周兴、来俊臣、万国俊、索元礼、刘光业等二十七人,他们罗织罪名,实行告密,用种种非人的酷刑残害被告的人们,诛杀唐宗室贵戚数百人大臣数百家。来俊臣与万国俊还编写了一部《告密罗织经》,“教其徒网罗无辜,织成反状,构造布置,皆有枝节。”同时他们还争相发明了种种酷刑,如:定百脉、喘不得、失魂魄、求即死、突地吼、求破家、死猪愁等,这些酷刑骇人听闻,使囚犯 “战栗流汗,望风自诬”,使得“朝臣人人自危,相见莫敢交言……每朝,辄与家诀曰:‘未知复相见否?’”(《资治通鉴》卷二○三)。这种罕见的酷政一直到来俊臣因阴谋罗织武氏诸王、太平公主、庐陵王等人被告发而赐死后才告结束。

  武则天时期的酷吏政治是非常恐怖的,一度引起了社会的不安,但是武则天毕竟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在她任用的二十七名酷吏中除傅游艺之外无一人授与相职,她只是让他们执法而不参与执政。同时武则天也起用一大批精明能干的大臣如狄仁杰、李日知等来牵制酷吏。这对整个政局的稳定起了重要作用。

扬佛抑道

  李唐自立朝以来是推崇道教的,并以李耳为自己的始祖,武则天也曾经推崇道教。高宗咸享五年(674年)她在“建言十二事”中明确指出:“王公以降皆习《老子》。”武则天执政后,为了巩固政权,扫除反对她的力量,曾一度实行高压政策。但是武则天深知光靠严刑峻法是远远不够的,酷政只能威服,不能心服,可以急用,不可久用。要想国家长治久安必须从思想观念上树立一个强有力的精神支柱,崇扬佛教便成为她巩固政权的又一举措。

  武则天崇扬佛教最直接的原因是为其以周代唐制造舆论。武则天在唐高宗时已掌握大权二十余年,到她临朝称制时实际上已等于皇帝了,只是少了个正式名义而已。恰好后凉时,昙云无谶所翻译《大方等大云经》中载有菩萨“为化众生,现受女身”的说法,并说天竺有个无明国即由女主继承,“威伏天下,阎浮提中所有国王悉来奉承,无拒违者。”于是法明等一些和尚便作《大云经疏》四卷上献,并附会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当代李唐做皇帝。此后,她下令全国各地都要建立大云寺。而武则天在扬佛的过程中给自己加上了佛的光圈,甚至用佛教中轮转圣王威伏天下的典故,为自己加上天册金轮大圣皇帝的尊号。

  武则天扬佛过程中使佛教得到空前发展的同时,由于广建寺庙,占用大批良田,浪费大量钱财,更使许多不良之徒侧身僧众,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但是武则天作为主宰唐代政权四、五十年的政治家,其历史贡献还是巨大的。尽管有酷吏猖獗,幸臣的弄权,僧尼的祸害,但整个国家机器还能大体正常运转,社会生产不断向前发展,武则天不失为一个治国有方的政治家。

  神龙元年(705年)正月,宰相张柬之等人发动政变,拥戴唐中宗复辟,武则天交出权力,于当年十一月病死,享年82岁,死后中宗谥其号为“则天大圣皇帝”,“则天大圣皇后”。

  武则天擅长文史诗词,其著作在《全唐文》、《全唐诗》内均有记载,今人罗元贞编有《武则天集》。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