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古代名人

张慎言

  张慎言(1578—1696),字金铭,号藐山,人称藐山先生。山西阳城人。
  张慎言做官屡升屡降,皆因生性耿直,不事阿奉。他出身于书香宦达之家。他的曾祖父张升,官至河南参政。张慎言自幼颖悟绝伦,在诸生中尤为出名,万历三十八年(1610)中进士,之后被任为寿张知县。在任之时,以能见称。掉繁曹县,连值荒年,出库银粮食备赈,百姓得以安度。泰昌(1620)时被调为陕西道御史。他任御史不足两月,光宗崩,熹宗即位。他对移宫、红丸两案态度严正,使熹宗不快。加之他为御史贾继春鸣不平,惹怒了熹宗,被夺奉二年。天启五年,他因曾奏劾大学士冯铨被诬陷,从而被充军远至肃州,驻于嘉峪关南的酒泉。崇祯元年,被复故职,补湖广道御史。之后,擢升为太仆少卿、太常卿、刑部侍郎。由于在议耿如杞狱时,与皇帝意见不合,遭到落职处分。戊寅年(1638),张又被召为工部侍郎,随又改为吏部尚书,掌右都御使职。李自成占领北京后,张慎言跟随福王任吏部职。由于南明朝廷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无力挽回败局,加之廷臣良莠不齐,张慎言灰心失望,不久乞休。
  张慎言为学颇有见地,思想和成就更为引人注目。他酷爱读书,勤于著述,其文其诗,皆为时人所重。他死后由别人辑刻而成的《洎水斋文钞》、《洎水斋诗钞》,保存了他的大部分诗文。从之可以看到他的一些思想。首先他肯定的提出本末兼治、“恤商”的经济思想。他认为一国经济要有长远眼光,不能只顾眼前,反对随便开采矿山资源,任为国用不足,应该发展生产。在当时民生凋敝,矛盾迭生的情况下,必须制止耕地大量荒芜的现状。同时,放宽对商人的限制,给商人一定的活动空间,使其乐于从事商业活动。他的这种“恤商”在当时赞同以农为本、重农抑商的统治阶级中是难能可贵的。明代,理学是占统治地位的官方正统思想。张慎言虽然自幼接受了儒家正统思想的教育,并酷爱五经,但思想方面却坚持反道学的民主思想。在关于天理人欲之辨中,他旗帜鲜明的反对道学家们历来标榜和鼓吹的“存天理,去人欲”。他认为人之所欲即天理。用封建礼教规定人们的行为是扼杀人欲人情,大胆对传统道德提出批评。这与跟他基本上同时代的李贽的思想相似。而李贽当时颇遭统治者迫害和道学家们的攻击,而张慎言对李贽其极为钦佩。这在道学长久统治思想界的时代,他以一个思想家的睿智和胆识,对封建传统道学提出挑战,具有极重要的进步意义。而作为一位诗人,他创作的许多诗篇书法他的真情实感,同样散发着熠熠光彩。张慎言政事繁忙却不废诗。当时,学子们大部分以八股为务,很少有人将时间浪费到诗文上。而张慎言却不认同,并以诗文闻名。他反对抄袭模仿,主张自然真情。这对当时文坛上复古倾向严重,一味摹拟剽窃,只重形式技巧有很大意义。他矫砭时弊的做法与湖北公安袁宏道诸人(即公安派)主张相同。
  总之,张慎言作为思想家和诗人,在当时颇为先进,具有较大的进步作用。其为官,刚正廉之,也颇值称颂。

QQ:845106065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