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名人与山西

为太原解放献身的黄樵松

抗日战争时期的黄樵松将军

  原国民党第30军军长黄樵松,是一位具有爱国思想和民族气节的军人。在抗战中,他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参加娘子关、台儿庄和保卫武汉等战役,屡建功绩。抗战胜利后,他不满蒋介石的内战政策,1948年11月在太原酝酿起义,事泄被捕,被押解南京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就义前他面对敌人的屠刀,写下“戎马仍书生,何事掏虎子,不愿蝇营活,但愿艺术死。”的《绝命诗》,表达了他矢志追求真理,愿为光明的新中国而献身的精神。

一、开始戎马生涯

  黄樵松原名黄德全,字道立,号怡墅,1901年出生在河南省尉氏县蔡庄乡后黄村。幼年时,他家境贫寒,父亲黄金玉常年给富户扛长工,农闲时走街串巷,靠卖麻花、糖块等糊口。后来举家逃荒到太康县城,在北大街开了个卖香箔的小铺。为了改变贫困的家境,黄金玉节衣缩食供儿子读书。黄樵松小时在村里念私塾,后入小学,1920年考入淮阳省立第四中学。在校两年多,因交不起伙食费,每星期靠父亲送一次馍馍。这使黄樵松少年时就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因而发愤读书,每学期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

  尉氏县附近有个朱仙镇,是岳飞大败金兵的古战场。镇内有金碧辉煌的岳王庙,民间流传着“岳母刺字”、“马踏番营”的动人故事。中学时代的黄樵松,几次来这里凭吊,深为岳飞“驱逐胡虏,还我河山”的壮志雄风所感动。这对他后来爱国思想的滋长起了重要作用。

  1922年,河南久旱不雨,饥鸿遍野。黄樵松愤于国家贫弱,立志从军报国,便毅然中断学业,与同学张宗衡一道去报考冯玉祥的学兵团。检查体格时,因个头不高,在脚下垫了一块砖头,结果被发现,未予录取。失望中黄樵松走出大门,抱着一棵大树放声痛嚎。中午,监考官出来,见他把树皮咬掉一大片,问明情由,深为这种立志从军的精神所感动,破例将他录取。(董永昌:《回忆我的好友——黄樵松军长》,《尉氏文史资料》第一辑)

  学兵团先在开封演武厅受训,要求颇严。黄樵松不怕苦累,勤学苦练,测验时各个项目成绩优异。10月底,冯玉祥调任陆军检阅使,学兵团随之开往北京南苑受训。为了提高训练质量,冯玉祥请来陆军大学和保定军校一批毕业生任教官。学习科目有军人教科书,八百字课,简明军律,军歌等等。出操训练,包括刺枪、劈刀、射击、器械体操,要求人人都会套数,人人都能在杠子上拿大顶,能跑八道阻拦;冬季还要举行野外叠沟比赛。经过两年多训练,学兵们都达到了相当于军校毕业生的程度。黄樵松的军事知识和技能,就是在这个时期打好基础的。直到后来他当上师长,还时常到靶场和士兵比赛射击,而且常常弹不虚发。

  1924年,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孙岳发动“北京政变”,组成国民军。黄樵松被挑选担任冯玉祥卫队连连长,旋升任营长。这年,冯玉祥与李德全结婚,黄随待左右,出于尊敬,将其原名德全改为樵松。

  1926年广东革命政府誓师北伐,冯玉祥从苏联回到国内,在共产党人推动下组成国民联军,于9月17日在五原隆重誓师,强调要战胜军阀,达到北伐目的,“必须先打倒帝国主义”,“将国民军建立在民众的意义上,完全为民众的武力,与民众要相结合”。冯玉祥还郑重宣布拥护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这时,一批共产党员参加到国民联军中工作,共产党员刘伯坚任联军总政治部主任。各级也开始建立革命的政治工作制度。所有这些,都使黄樵松处在一种热烈的政治气氛之下,并有机会与共产党人接触,初步懂得了一些革命的道理。

  1930年,黄樵松随冯玉祥参加蒋、冯、阎中原大战。冯失败出走,残部由蒋介石收编为26路军,孙连仲任总司令。从此黄樵松离开冯玉祥而成为国民党军队的一员。翌年3月,黄担任孙部第27师高树勋部81旅2团团长,随该部由山东开往江西参加对红军的第二次“围剿”。4月1日“围剿”开始,孙部25、27两师从宜黄、乐安分左右两路出动,向东韶、小布进攻。5月22日,27师西援被红军包围的蒋军,在中村被红军歼灭近一个旅。黄随残部退往招携。战后,许多被俘放回来的士兵,暗中议论苏区平分土地、婚姻自由以及受到优待的情况。黄樵松听到这种议论,不仅没有追查,内心也产生向往之情。此时正值梅雨季节,天气炎热,蚊蚋成群,北方来的士兵又多不服水土,虐疾流行,官兵厌战情绪日增。促使黄樵松对这场内战进行思考。1931年7月,蒋介石又发动了第三次“围剿”,黄樵松在宜黄负责训练新兵,没有随师出征。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发出抗日救国的伟大号召,26路军官兵中传出“回北方,打日本”的呼声。黄樵松面对民族危亡,内心十分痛苦。一天,他走到宜黄县城外卓资山,远眺北国大好河山,不禁在庙宇墙壁上写道:“遥望东北半壁沦于日寇之手,实我辈军人之奇耻大辱,何不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暴春霆:《回忆黄樵松将军》,《尉氏文史资料》第一辑)抒发了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反对内战的愤激心情。是年12月14日,26路军参谋长赵博生、73旅旅长董振堂等率部1.7万人在宁都起义。黄樵松与董振堂原有师生之谊(董曾在冯玉祥部学兵团任见习),又在西北军共事多年,彼此思想接近,交谊甚厚。这次举义黄虽未能参加,但思想上受到很大震动,对董振堂等的行动十分赞赏。在董振堂担任红军第五军团副总指挥后,黄在对部属讲话时,还毫不忌讳地称赞董如何爱护百姓等高尚品德。

  蒋介石对宁都起义极为震惊,为防止其他有进步倾向的军官步其后尘,黄樵松等被集中到南昌接受“整肃”。

二、在抗日烽火中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发生,驻守湖北的26路军27师官兵分头由孝感、花园、广水等车站开赴华北前线御敌。行前,将士们怀着战死疆场的决心,纷纷给亲属写了诀别书。黄樵松时任79旅旅长,他写给妻子王怡芳的信中说:“此欢挥师北上,将与日倭决一死战!他不死,我便亡,最后关头便是今日。”

  当黄樵松挥师北上时,北平已经失守,长辛店、良乡等地亦为日军占领。为阻滞日军沿平汉路南进,黄樵松奉命率79旅为先头,挺进良乡附近。7月29日夜,占领琉璃河、马头镇,继而派出便衣队在良乡以北地区袭击敌人。8月2日,在良乡、窦店间遇敌装甲车一辆,载日军数十人。黄指挥部队将敌车包围,全歼日军并将装甲车击毁。在战斗进行中,日机曾掠空低飞盘旋,被击落一架。敌不甘心,复以汽车数辆,装甲车两辆载步兵百余人疯狂反扑,黄指挥部队沉着应战,将其击退。8月11日,南口方面战事吃紧,为牵制日军,蒋介石急电孙连仲令27师“即速进占良乡”。黄奉命派出一个营、一个机枪连及便衣队,当夜出发,翌日凌晨2时半一举攀上城垣,冲入街市,与日军展开巷战。日军经此意外袭击,支持不住,丢盔丢甲。良乡城几乎全部克复时,接到蒋介石停止进攻良乡的电话命令,黄率部撤出,返回琉璃河阵地。

  黄旅在琉璃河一带坚持了40余日,为保证友军在涿州、保定一带构筑防御工事,以及从侧面支援南口抗战、掩护卫立煌军前往南口增援都起了积极作用。直到 9月14日日军从固安方面渡永定河,三次冲入窦店并包围马头镇,黄旅才遵令撤离琉璃河地区,在完县以北地区集结,参加保定地区会战。保定会战仅由于第2集团军总指挥刘峙“胆怯畏死,未经激战遂下令总退却”,而致失败。黄旅随同27师掩护友军撤退后,撤往行唐一带。

  10月,黄樵松率部随26路军转战晋东,陈兵娘子关。10月14日,日军77联队分向旧关及僮泽关侵入,黄率79旅迎战,并派部绕袭核桃园、关沟,经两日激战,肉搏十余次,将关沟之敌歼灭。击毙敌大队长中岛利男、少佐鲤登及其以下官兵300余人。黄樵松曾赋诗一首,讴歌这一胜利。诗写道:“陈兵娘子关,壮志搏云天。笑斩鲤登头,放歌大阪山。”(臧克家:《追记黄樵松烈士的一些往事》,《山西文史资料》第33辑)

  居雁门关东南的1000号高地,为兵家必争之地,也由黄旅固守。日军曾多次进攻均未得逞。21日,敌增调39联队配以飞机大炮猛烈攻击。黄旅守军与敌展开肉搏数十次,至23日山顶工事完全被毁平,官兵全部殉国。经此战斗,黄旅能战官兵仅剩400余人。但“忠勇之气,牺牲精神,丝毫不懈”,“均抱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二十六路军总指挥孙连仲致蒋介石漾电》)

  此后,随着太原失守,山西战局急转直下。黄旅奉命向晋南洪洞县集结途中,曾在霍县韩候岭布防,给南下日军以打击。1938年1月,孙连仲部由晋调豫整补,黄樵松升任27师师长。

  日军占领南京后,企图打通津浦线,向徐州方面大举进犯。1938年3月,孙连仲第2集团军奉命开往徐州东北的台儿庄。行军路上,黄樵松目睹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失所的情景,悲愤地写下了“救国寸肠断,先烈血成河,莫忘山河碎,岂能享安乐?”的诗句。22日,孙连仲率部到达台儿庄,以池峰城第31师占据台儿庄城寨及附近地区。23日,日矶谷10师团濑谷支队自峄县沿台枣铁路支线南下,猛攻台儿庄。黄樵松率27师由贾庄星夜徒步向台儿庄附近集结。翌日晚,日军突破台儿庄东北角,与池峰城部展开激烈战斗,黄部在斐庄、前后枣庄、孙庄一带与敌展开拉锯战。

  28日,日调集兵力,再次发起猛攻,从西北角冲入台儿庄内。黄部郭团、杜团分向刘家湖、邵家庄、前园村、坟上等处进攻,并占领邵家庄,迫近刘家湖。29日,矶谷率师团主力自峄县附近南下,坂垣师团之坂本支队从临沂南下,一起猛扑台儿庄。黄樵松27师与张金照30师分左右两翼出击。4月2日,黄挑选奋勇队员250人,从台儿庄东北角攻入,延至东门,乘势向西北扩展;30师攻进西北角。翌日,庄内日军向我发起总攻,集中炮火向东南角轰击,黄部始由庄内撤出。4月6日,我军对台儿庄发起全线反攻,黄部分向纪庄、王庄猛攻,进抵沧汪庙、东庄、李庄、陶沟桥等处。敌不支溃逃,晚11时将各村占领。我大部随即向前后刘桥,刘家湖进击,肃清各村之敌。此时池师等部也将庄内日军肃清,从而取得台儿庄战役胜利。

  台儿庄大捷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黄樵松自始至终率部战斗在第一线,在这次战役中所部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战后所部仅编为一个旅,在追击敌人的战斗中担任军预备队。

  5月,日由晋冀抽调大军南下,企图攻略徐州。黄部受命驻守徐州西北九里山附近。徐州被日军包围,国民党最高统帅部决定分五路突围,黄部27师与30师奉命掩护友军撤退。5月19日,敌步骑炮兵附战车数十辆,在空军配合下猛攻27、30师阵地,“官兵皆深明大义,……虽孤军重围,仍极力苦撑,阵线屹然未动”(第二集团军孙连仲部参加鲁南台儿庄一带作战战报》)至下午5时,待徐州城内军队全部撤离,黄始率部冲出重围,24日到达淮阳附近。“沿途屡遭敌人追击,损失奇重”(同上)。

  6月,孙连仲部驻湖北广水一带,27师驻应山。黄樵松利用部队休整机会,编印了《军民日报》,刊载战地消息,反映部队训练、军民关系等情况,激励将士作好战斗准备;同时成立了抗战干部随营学校,招纳新生,补充战斗中的减员。1948年太原起义中,与黄樵松一道就义的30军谍报队长王震宇,就是这时从汉口招来的新学员。27师经过短期补充休整,开往大别山北麓潢川一带,投入保卫大武汉的战役。

  1938年8月,武汉会战大别山北麓战役开始。9月上旬,黄樵松所部在潢川以南地区与日军进行过一些战斗。中旬,日军13、16师团等部继侵占叶家集、商城等地,沿商(城)麻(城)公路进犯大别山,集主力攻击商麻公路上的战略制高点鸦雀尖,发誓要拿下这一战略要地。黄樵松亲自指挥保卫鸦雀尖。当战斗激烈之时,师指挥所从山腰搬到山头,黄樵松和参谋人员昼夜围看地图,指挥作战。诗人臧克家当年写的长诗《国旗飘在鸦雀尖》真实地记录了这次战况。诗中写道:“士兵死了,连排长上去。连长死了,拿营长去填。”“没有兵力给他增援,送去的是国旗一面。另外附了一个命令,那是悲痛的祭文一篇:‘有阵地,有你。阵地陷落,你要死。锦绣的国旗一面,这是军人最光荣的金棺’。”黄师与敌人在商麻公路鏖战月余,直到10月下旬武汉撤守前夕,日军始突破大别山。27师经老河口退到南阳休整补充。

  1940年,豫南日军分数路向我进犯,5月1日在明港附近遇到黄樵松等部左右夹击,损失惨重,至5日被歼2000余人。这一消息轰动了后方,各报都在显著位置上加以报道。(《中央日报》重庆,1940年5月5至7日。) 5月18日,黄樵松为配合友军进攻信阳,派出一团人乘夜穿过敌据点,突入敌人占领的信阳车站一带,出其不意地消灭了一批日军,并放火焚烧了敌仓库。这一行动,也曾给全国军民以鼓舞。

  守卫南阳是黄樵松参加抗日的最后一次激战,也是他抗日史上的光辉篇章:1945年3月,日军集结五个师团并骑兵第4旅团共7万多人,战车百余辆,于21日分路向南阳、老河口、襄樊进犯。黄樵松此时已调任68军143师师长,受命固守南阳。他一面督促部队整修城防工事,一面屯积粮秣弹药,还备棺材一口,亲笔书写“黄樵松灵枢”,表示决心与南阳共存亡。战斗打响后,黄率部顽强抵御,当独山为日军占领时,黄樵松迁师部于一酱菜店的顶楼上,白天凭栏指挥,入夜亲临前沿阵地。日军集中火力攻打小西关,黄部连续打退敌人四次进攻;东关、北关的守军与日军展开了巷战。守卫马武冢、卧龙岗、元妙观的429团三个排,在战斗中歼敌近千人,直到弹尽援绝,全部壮烈殉国。经七昼夜激战,顶住了敌人的压力,我阵地巍然未动。后来黄部受命突围。4月1日夜晚,士兵身穿棉衣涉水渡过白河。此时杏花初绽,河水仍寒。黄樵松回复再三,依依不舍地告别战地:“别矣南阳城,回顾复回顾,红杏暗送香,白水牵衣诉。”(《太原文艺》1980年第2期)这次突围后,有人写了一部名叫《铁打宛城》的历史小说,描写了黄樵松坚守南阳的悲壮场面。

三、共产党志同道合的朋友

  还在1938年1月黄樵松升任27师师长不久,蒋介石到洛阳召开第二战区团长以上军官会议。会上,黄樵松有幸结识了八路军将领朱德、彭德怀、贺龙等人,相互交换了对日作战战略战术。朱德等指出:根据我方武器处于劣势的情况,不能死守硬拚,应当采用运动战拖住敌人,用游击战袭扰敌人,发挥有利地形,创造条件歼灭敌人。还要发动群众,实行全民抗战。黄樵松从自已的实战体验中感到八路军将领的这些主张非常符合实际,非常正确。会下他与朱德等接触颇多,谈得也很融洽。后来他给官兵讲话时,谈到对朱德的印象:“他穿一套粗布棉军衣,发言句句适合抗战需要。我们国民党军官有的穿羔皮军衣,有的穿呢军服,却讲不出带兵打仗的道理。和八路军相比,实觉抱槐。”这次会上,黄樵松还为彭德怀拍了一张半身照,此后一直珍藏在身边。

  这年二月初,部队开往新郑县,黄樵松学习31师的政治工作经验,成立了27师抗战歌曲队。在台儿庄战役中,这支歌曲队曾冒着枪林弹雨,到前沿阵地为士兵演唱抗战歌曲,鼓舞士气。不久,在我党领导的安吴堡青训班的冯文彬、胡乔木等人负责组织下,歌曲队扩大为战地服务团。战地服务团共20多人,都是中共党员或民先队员,负责人是曲茹。黄樵松十分信赖和尊重战地服务团的同志,处处关心他们的生活;战地服务团的地下党员,也十分关心黄政治上的进步。这段时间,黄樵松抗战情绪很高,常常在师部处长以上会议上讲形势,讲抗战必胜的道理,号召他们学习八路军制订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求师部机关官兵为房东担水、扫院;军医主动为群众看病。农忙季节还令全师官兵下地帮助农民干活。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在重庆召开,通过了蒋介石提出的《限制异党活动办法》。2月,蒋介石命令撤销国民党军队中的战地服务团。迫于形势,曲茹和战地服务团部分团员决定撤离。黄樵松知无法挽留,给他们发了路费,临行前还和他们聚餐,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看得远,想得周到,就这样办吧!不过你们不要忘了我们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曲茹、高鲁:《和黄樵松将军共同战斗的日子》,《人民日报》1987年5月28日)并派人护送几个团员到达安全的地方。(6月,曲茹受中共北方局派遣,又回第30军工作)。这年11月间,国民党军队向我中原局所在地确山县竹沟镇新四军留守处发动突然袭击,制造了“确山惨案”。曲茹带着揭露蒋介石制造惨案的有关材料赶回30军军部,途经27师驻地,向黄樵松作了介绍。黄当即表示:绝不参加反共活动,对冲出包围的新四军人员概不加阻挠。结果,27师防区非但未抓从竹沟突围出来的人员,还帮助个别突围人员安全转移。

  1940年初,黄樵松部移防河南叶县时,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接到密报,说27师有共产党人活动。孙连仲受命带着名单到叶县30军驻地召开军官会议,当场逮捕了27师的团长陈扶民、杜新民等七人,交军法处看押,并声言要加以处决。曲茹到桑园找到黄樵松商量对策,黄表示先设法营救,以观事态发展。并说:“如果形势紧迫,我可以把队伍拉走,靠拢新四军,继续抗战。”(同上)曲茹认为此举须请示组织后再定。黄情绪激动地说:“我绝不会做民族和人民的罪人,逼得走投无路,我会杀它一个回马枪的。”(同上)

  后来曲茹到延安向毛泽东主席汇报了这件事。毛主席当时十分重视该部孙连仲、池峰城和黄樵松等人的情况,对黄坚持抗战、反对蒋介石制造反共磨擦尤为满意。所以,当得知黄“拉出部队,靠拢新四军”的坚决态度后,指示曲茹继续做好该部工作。

  被逮捕的陈扶民、杜新民等七人,后经黄樵松等力保,得免于难,但都被逐出了27师。黄樵松也因此不再受到国民党当局的信任,而调任68军143师师长。

四、反对内战,英勇就义

  黄樵松整整参加了八年抗战,日本投降后,他满以为从此国家可以太平,人民可以安居乐业,但蒋介石集团却蓄意挑起内战,在玩弄“和平谈判”阴谋的同时,派出大批军队向我解放区进攻。这时,黄樵松已回到30军任副军长,所部奉命与40军、新8军等部由新乡沿平汉路北进,向我晋冀鲁豫解放区进犯。1945年10月24日,在邯郸以南马头镇、崔曲地区,被晋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包围。激战至30日,11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率新8军1万多人在马头镇通电起义。战区副司令长官兼40军军长马法五指挥30军、40军突围南逃,在漳河以北地区又遭我军伏击,损失惨重,马法五以下2万余人被俘。

  黄樵松本来就反对打内战,此次率部北犯,更感到愧对祖国和人民。他喟然叹息:“撕杀半生,如今还要打内战,国家何日得安定,人民何日得更生?”(范孟留:关于黄樵松烈士的证言。原件存山西省公安厅档案馆)1946年9月下旬,晋冀鲁豫野战军发动临汾战役,30军一个旅被全歼。年底,河南新闻界人士到豫西汲县30军访问,黄陪记者考察团到前线,他无限感慨地说:“老百姓犯了什么罪呀!”(王瘦梅:《出师未捷身先死——回忆爱国将军黄樵松烈士》,《烈火永生》第四辑,河南人民出版社)记者问及他内战是谁挑起的?他痛苦地摇摇头,只是回答。“天晓得!”在国民党大造舆论,把内战责任推给共产党的情形下,他的回答也就不言而喻了。

  黄樵松不愿为蒋介石继续效力,不久便告长假回到开封家里闲居,曾在妻子王怡芳任教的省立第三小学演讲,阐述抗战成果来之不易,珍惜和平的重要。他还特意书写了早年的一首诗作,把它悬挂在自己的住处。上书:“十年戎马久离家,踏遍关山与水涯。待到功成归故里,携儿月下种梅花。”(黄樵松遗诗,存太原双塔烈士陵园)以表达自己不再参预内战。但闲居年余,还是被强令召回军中。

  1948年,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等部经晋中战役,解放了除太原以外的晋中地区。7月下旬逼近太原。8月中旬蒋介石急电胡宗南令30军空运太原增援。30军军直部队和戴炳南的27师(总计4个团的兵力)奉命集结西安机场等待空运,黄樵松则称病住进渭南西关一家医院,以图躲避。胡宗南先后三次派人催促,最后一次还命副官长带着他的手谕亲到渭南促黄北上。黄樵松见实在躲不过去,只好应命。

  黄樵松身不由己地到了太原,他面对孤城一座,四面楚歌,内心十分苦闷、彷徨。正在这时,他收到了原西北军将领、他的上级高树勋一封信。信中推心置腹地谈到全国解放战争势如破竹和太原危如覆卵的形势,谈到中国今后的前途,“灸心如焚”地关心他这位老友的命运,劝他“当机立断,毅然举起义旗,坚决回到革命方面,创造自己的前途。”信后附有注意事项,要求“速派负责人来取联络”。当天,黄在住处(中国银行宿舍)找来27师师长戴炳南。戴炳南,山东即墨人,自1932年起就跟随黄樵松,深得黄的赏识重用,从营长、团长一直提拔到师长。黄对戴深信不疑,向戴透露了“来一个突变”即率部起义的想法。戴炳南表示“赞同”。

  11月1日,黄樵松派谍报队长王震宇、队员王裕家穿越火线,到解放军阵地,给徐向前司令员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徐向前亲笔复了一封信,信中说:“贵军长为早日解放太原30万人民于水火,拟高举义旗,实属对山西人民一大贡献。向前保证贵军起义后仍编为一个军,一切待遇与人民解放军同。惟时机紧迫,为更慎密计,事不宜迟。”高树勋也复了一信,强调“见面后速令王回来,以便确定我们见面地点”。黄阅信,当天再派王震宇、王裕家到人民解放军指挥部,商议起义具体事宜。

  11月3日晨,黄樵松用电话把戴炳南召到宿舍,出示徐向前、高树勋的信件。不料戴炳南看后神色大变,借口家属在西安国民党手中,劝黄将起义计划推迟几天。黄明白告诉他,已派王震宇等人前往联络,要戴将起义事迅速告诉各团长。当晚戴炳南回到师部,非但未向各团团长传达,反而说服他的把兄弟旅长仵某把各团长集中看管起来,自己赶往绥靖公署向阎锡山告密。晚10时,阎锡山以召开军事会议为名诱捕了黄樵松。次日上午,逮捕了从东山解放军指挥部返回的谍报队长王震宇、队员王裕家以及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普夫、翟许友。6日,经北平,押往南京。

  黄樵松入狱后,明知前途难卜,但他镇静如常,毫无畏惧之色。他以豁达的胸怀,吟诗作文,留下来的有《卧室颂》、《骊歌》、《黑暗的早晨》和《铁窗晚眺》等,借以发泄愤懑和抒发对亲人的深切思念。

  黄樵松被捕的消息传到西安,他在重池路204号的住宅被查抄。妻子王怡芳正在产褥期中,得知丈夫入狱的消息,心中悲痛万分,抛下婴儿赶往南京营救。

  蒋介石对黄樵松计划起义十分恼怒。黄在太原被扣期间,蒋数次致电阎锡山,要阎将黄等押解南京。黄等到南京后,蒋即指令组织高等军法会审,由余汉谋任审判长,国防部第二厅。第三厅、军法局、新闻局各派一人为审判官;并令“迅予严办报核”。所以,黄夫人到达南京直至黄樵松被害的半个多月中,虽多方奔走,想尽办法,也始终未能与丈夫晤面。

  11月19日,国民党国防部特别法庭开庭宣判。前一天,黄樵松已给妻子写好《遗书》。《遗书》谈到他们夫妻间十几年的恩爱生活,谈到年迈双亲和七个幼年儿女的生计,谈到身后事要从简料理。还说自己“平生酷爱艺术,今为艺术而死,夙愿得偿”,劝妻子“平住气、稳住心,很慎重地筹划后半生的事情。”(黄樵松烈士遗书,原件存太原双塔烈士陵园)宣判开始,法官指问黄樵松为什么要叛变?黄樵松义正词严批驳说:“我不是叛变,我是不愿打屠杀人民的内战!”接着为同伴掩护说;“宣传部长(指晋夫)是我请来的,王震宇是我命令他去的。要杀杀我一个人,他们无罪!”晋夫大声叫喊:“黄军长,你没有罪!有罪的是他们,该杀的也正是他们!死,吓不倒我们,会有人替我们报仇的。全国就要解放,南京也一定要解放,清算他们的日子就要来到了。”(《威武不屈的革命战士——追忆为解放太原壮烈牺牲的晋夫同志》,《山西革命烈士史料》第一辑)但法庭竟以“率部投降共军”的罪名,判处黄樵松、王震宇死刑。以“煽惑军人逃叛既遂罪”,判处晋夫死刑。黄樵松、晋夫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11月27日,黄樵松、晋夫、王震宇三人终被枪杀于南京江东门外中央军人监狱刑室。就义前,黄樵松等高呼“南京解放万岁!”“毛泽东主席万岁!”

  其后,王怡芳出重金买通狱卒运出三人遗体,置棺立碑并葬于莫愁湖畔。次年4月,南京、太原同日解放。戴炳南被搜捕,受到人民的正义裁决。

  黄樵松烈士的骨灰于1979年迁往举义地太原。中共山西省委、省人民政府、省军区、省政协及省城各界举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仪式。薄一波、程子华等领导人送了花圈和挽联。王益民代表山西省委致悼词,称赞“黄樵松烈士是一位有正义感、有民族气节的军人,是一位爱祖国、爱人民、爱和平的爱国人士,他为解放太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虽死犹生。”。这是对黄樵松最公正的评价。

  摘自《国民党起义将领》,本文作者:黄蔚君,河南人民出版社

QQ:845106065   电 话:0351-4019002(Fax)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