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名人与山西

李白在太原——纪念李白诞辰1300周年

张厚余

  盛唐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5年,35岁的李白,偕同友人谯郡(河南亳州)参军元演从东都洛阳启程,经过太行山弯曲狭窄的羊肠坂道,前来北都太原。那时正是阴历五月天气,在崎岖的山路上跋涉,已相当炎热难耐;加之“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备尝了半个多月“摧轮不道羊肠苦”的李白,当走进这并州治所的城门时,感到非常疲累。

  与李白同来的元演是诗人老友元丹丘的本家,与李白也过从甚密。他们曾一起去随州访道,一起在汉东太守处做客。这次,元演要来探望任太原府尹的父亲,遍游了江南的李白也想来看看燕赵之地的北国风情,于是二人便结伴同行。

  任太原府尹的元老将军对李白特别欢迎,一则因为他是爱子的好友;二则因为他早已听说李白的诗名。元老将军虽然是一员桓桓虎将,负责镇守北方边塞,但也十分雅好文翰,极愿与文人学土结交,李白与儿子的一起到来使他寂寞的军旅生活增添了无限喜气。他把李白待若上宾,每天以美酒佳肴加以招待,并请他到处观光,以至多少年以后李白还记着这位将军的恩情,以深情的回忆表达他绵长的谢意:

  君家严君勇貌虎,
  作尹并州遏戎虏。
  行来北京岁月深,
  感君贵义轻黄金。
  琼杯绮食青玉案,
  使我醉饱无归心……

  太原是当时的北都,也称北京,与东都洛阳、国都长安并称三都。因为它既是北方的边塞重镇,又是唐高祖李渊的发祥地,因此在开元十一年升为北都。它虽不及洛阳、长安繁华,但古迹文物等人文景观却足可与之匹敌。李白最喜爱的是离城不远的晋祠,那里有周朝的古柏和周成王“桐叶封弟”的唐叔虞祠,以及供奉他们母亲邑姜的圣母殿(太原道注:圣母殿实为宋代修建,当时是否为供奉邑姜无法考证),还有唐太宗亲笔写的《晋祠铭并序》碑……这一切都使李白发思古之幽情,爱不释目,留连忘返。但李白最爱的是晋祠难老泉那清清的流水和水中青青的绿草,那清澈见底的水面时而泛起粼粼微波,时而又波平如镜,青绿的水草、悠悠的游鱼就如同在镜中一般,于是诗人情不自禁地吟出这样美丽的诗句:

  时时出向城西曲,
  晋祠流水如碧玉。
  浮舟弄水箫鼓鸣,
  微波龙鳞莎草绿……

  那时的文人学士大抵是风流倜傥的,年轻的李白又非常豪放浪漫,何况元演又是府尹的贵公子,面对如此良辰美景,何能无赏心乐事,于是不免相邀二三歌妓流连于池边水畔,轻歌曼舞一番。夕阳的余晖把她们的红妆映得更加艳丽,清澈的池水倒映出她们娟秀的蛾眉,初升的新月给她们翩跹的舞衣上洒一片朦胧的清辉,妙曼的歌声伴着悠扬的笛音琴曲索绕云飞……于是诗人又在陶醉中发的这样的吟唱:

  兴来携妓恣经过,
  其若杨花似雪何!
  红妆欲醉宜斜日,
  百尺清潭泻翠娥。
  翠娥婵娟初月辉,
  美人更唱舞罗衣。
  清风吹歌入云去,
  歌曲自绕行云飞……

  晋祠给诗人留下多么美好、难忘的印象呵,以至在20年后回忆起来还恍如昨日,犹这般鲜活真切。

  李白在太原盘桓了两个来月,不觉就到了秋天。太原的秋那时是来的很早的,当阴历七月大火星流向西方的时候,这里便西风乍起,花叶飘零,草木晨霜,秋云纤卷。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李白殷切地思念起远在湖北安陆的妻儿来了,妻子许氏夫人身体不好,女儿平阳还在襁褓之中,山河远隔,音茫信杳,现在不知她们怎样了?在冷月高挂的不眠之夜,听着汾河澎湃的涛音,他写下了如下的诗句:“岁落众芳歇,时当大火流。霜威出塞早,云色渡河秋。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园楼。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写毕,又在前面加了“太原早秋”四字。

  李白想要走了,元演和他的父亲元老将军却执意挽留。他们说:现在正是围猎和放鹰的最佳季节,你这位豪放的诗人怎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再说咱们还有许多朋友没有见呢,你怎能这样匆匆地离开?李白见友人这样诚恳、真挚,也便暂时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不久,他就在汾河之滨的一片旷野上,欣赏了围猎与放鹰并举的奇观。

  那一天,府尹元公亲自披挂上阵,这位矍铄的老将控弓如满月,飞箭似流星,在落日熔金篝火窜空的猎场上纵横驰骋,弦响处兔扑鸢落。李白还从未见过这般情景,他看得出了神,几乎屏住了呼吸,一串精彩的诗句便如源源泉水涌向了思空:“太守耀清威,乘闲弄晚辉。江沙横猎骑,山火绕行围。箭逐云鸿落,鹰随月兔飞。不知白日暮,观赏夜方归。”这几行诗刚刚涌完,李白又看见彩霞缭绕的天空有一只如雪的白鹰,箭一般地飞来。它乘着秋风一下子窜上云霄,然后在空中盘旋,盘旋……忽然俯冲下来抓起一只野兔,一边高叫着飞回元演面前。原来此鹰乃府君所养,每到秋高气爽的八月都带它到郊外放飞,这次是专门来给李白表演的。李白爱抚地摸着它的白锦毛,再一次让它飞出去,就在这一收一放间,一首绝妙的绝句又涌上心头:“八月边风高,胡鹰白锦毛。孤飞一片雪,百里见秋毫。”在骑马归来的路上,李白乘兴将两首诗给并辔而行的府尹和元演吟哦出来,他们都击节赞赏李白的诗才:怎么能成得这样快,这样好,这样生动、准确,令人回味……

  李白在太原又住了几个月。在这并州古城中,他目有所睹,心有所感,又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现存的59首古风中有两首就是在太原写的:“燕赵有秀色,绮楼青云端。眉目艳皎月,一笑倾城欢。常恐碧草晚,坐泣秋风寒。纤手怨玉琴,清晨起长叹。焉得偶君子,共乘双飞鸾。”这一定是李白目睹太原城中“绮楼”华屋中的“秀色”有感而发的诗篇,她们美如“皎月”而“坐泣秋风”,盖因形单影只而佳偶难匹,这既写出那些才貌双全的女性的悲剧命运,同时也是诗人怀才不遇忧愤情怀的寄托。李白自25岁出川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三十万金散尽之后,入赘于安陆前宰相许圉师门下,与许女结为伉俪。其间曾上书安州李长史、裴长史、韩荆州,“遍干诸侯”;又亲赴长安,“历抵卿相”,希求以旷世之才获得朝廷重用,但均所遇非人,一腔济世报国之情皆化为泡影……如今与友人北来太原也是一种走投无路的无奈,虽然豪情如旧,但壮志未酬的隐忧怎能不时时袭向心来!这首“燕赵有秀色”和另一首“青春流惊湍”两首古风,都孕含了“怀才抱艺之士,惟恐未能见用而老之将至”的忧思。正如曾国藩所评骘的:“美女求偶,皆喻贤才求主。不独此首为然,亦不独公诗为然……

  据《新唐书·李白传》、王琦《李太白年谱》、《乐史·李翰林别集序》、《学圃苏引李白集序》和《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等典籍文字,均言李白在太原期间曾救过后来在平定安史之乱中立了大功而被封为汾阳王的郭子仪。当时郭子仪在军中犯了事,要以军法处置,由于李白的说合斡旋,才予以免罪释放。若干年后李白因参与永王“平叛”事而身陷囹圄,多亏已经功勋卓著的郭子仪出面解救,甘愿以其官爵为李白赎罪,才得以使肃宗皇帝免其死罪而流放夜郎。其较详之文曰:“郭子仪初在行伍间,李白客并州,于哥舒翰坐中见之,曰:‘此壮士目光如火照人,不十年当拥节旄。’屡脱其刑责。翰因署为牙门将。后子仪戡定安史之乱,历诸道节度。及永王反,事干李白。子仪以官爵赎翰林,上许之,因而免诛。”有的学者对此事进行了考证,认为“盖出自诸家稗说”;但不少典籍都如此记载,恐怕也不无根据。

  李白在太原还为自己的堂兄太原主簿李舒写了一篇送人应举赴京的序文:《秋日于太原南栅饯阳曲王赞公贾少公石艾尹少公应举赴上都序》,内容从题目大体可以看出:三位朋友因应举将去长安,乃在太原南栅设宴为之饯行,临别时又写序相赠,以表达朋友间的友情和希望。文中有“天王三京,北都居一。其风俗远,盖陶唐氏之人欤?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雄藩剧镇,非贤莫居”等语,这对太原厚厚的民风以及它在政治上、军事上的重要地位都予以由衷的赞美,“非贤莫居”四字更表现出他对这一宝地的高度评价。

  李白在太原还写有一首《赠郭季鹰》的诗,其中有句云:“河东郭有道,于世若浮云。”唐代并州属河东道,郭季鹰当是李白在并州所识之友人,“如浮云”三字活画出他超脱名利的飘逸性格。

  第二年即开元二十四年初秋,李白才辞别了元演父子,依依不舍地离开太原。临行时府尹元老将军赠送了他一件价值千金的狐裘,还赠送了他一匹名贵的“五花马”,此外还馈赠了一笔丰厚的盘缠……太原城远了,更远了,但诗人将永远不会忘记并州人给予他的深情厚谊,这情谊将支撑他如一叶扁舟似地出没于未来岁月的风波里而豪情永在!

  (来源:太原道)


QQ:845106065   电 话:0351-4019002(Fax)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