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太原演出追记

  一九五八年五月,艺术大师梅兰芳率领梅剧团由西安来太原演出的消息传开后,立即成为太原群众文化生活中的话题。梅剧团被接待在长风剧场演出,票价虽然较高,但观众极为踊跃,三、四天内即已将集体票售完。为了照顾零散观众,每天窗口出售零票二、三百张,每人限购两张。许多观众在前一天晚上便排上队等在剧场售票窗口。由于观众不易得到一张戏票,在演出进行中出现了中途退场让等候在场外的亲友进场轮换看戏的情况。尽管如此,仍然保持了剧场良好的秩序。起初接待组为了梅先生的安全,让汽车悄悄开到后台门口出入,以避免与观众见面,梅先生对此不以为然,他是愿意和观众见面的。每当梅先生进入剧场化妆和演毕戏后返回宾馆时,剧场门前总是聚集着欲识庐山真面目的许多群众,梅先生总是满脸含笑频频点头致意。这说明了梅先生尊重观众,乐意亲近观众,在台下也十分注意和观众进行情感交流。

  有一次,在尖草坪工人文化宫演出时,梅先生下车后被拥到身边的人群把他的一只鞋踩掉了。随行人员拾上鞋,把他护送入剧场。梅先生没说一句怨言。

  梅先生熟悉观众,理解观众的心情。有位观众想看演出,但没有买到戏票,他给梅先生直接寄来一信,夹寄钞票,要求代购。梅先生把信和款交给了接待组人员处理。接待组却把信与款一并通过邮局退掉,未予满足。过了数日,梅先生仍然挂念着观众的请托,询问此事,工作人员以实相告,梅先生面显不悦之色。后来接待组总结工作时,方意识到不该如此简单处理,这岂不是把观众与艺术家联系的纽带切断了。梅先生当时的沉默不语包涵了对观众多深的同情啊!

  他为了让太原这一新兴的工业城市广大职工看上戏,愉快地接受了当地关于演出的安排意见,不讲条件,除长风剧场及工人文化宫外,也巡回至工矿区重机厂露天剧场、义井影剧院、白家庄矿俱乐部、尖草坪工人文化宫、迎新俱乐部等处演出。他以六十四岁的高龄不辞辛劳地送戏上门。所到之处,观众热烈欢迎,自不待言。特别是当他到白家庄矿时,职工们敲锣打鼓,夹道欢迎。戏演毕后,煤矿领导和劳动模范上台向他致谢,劳模们说:“看了您的演出,我们要用增加生产的实际行动来回答您。”这情景很使梅先生感动,他说:“我有幸能同广大工人见面,这是符合我来太原的愿望的。”他不仅以高超精湛的艺术使观众赏心悦目,而且以朴实、真诚、谦虚的风貌感染了群众。

  有一次在义井影剧院演出时,因突然停电辍演,梅先生沉着冷静地在台上等待着,不一会儿电灯复明,梅先生继续依然认真作戏,保证了演出的良好效果。对这次事故,他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雍容大度。

  梅剧团在太原期间,适逢党的八大二次会议正在北京举行,省城文艺界在迎泽宾馆集合,浩浩荡荡的文艺队伍走上街头游行宣传。梅先生与当时在并演出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叶子、晋剧艺术家丁果仙等一同站在敞蓬汽车上作为前导缓缓行进。梅先生神态安详,面带微笑。游行队伍从柳巷南路至钟楼街、按司街,经解放路折回迎泽大街。观众人山人海,仰首注目,满城竟说梅兰芳,真是“仙姿香韵领群芳”了(郭沫若纪念梅兰芳逝世一周年诗)。

  梅先生在太原演出时,太原戏校邀请梅先生、姜妙香、梅葆玖、许姬传等莅临指导。戏校学生汇报了基本功训练,演出了《见皇姑》、《盗仙草》、《放裴》、《打金技》等戏。梅先生看戏后,题词给予亲切鼓励,希望市戏校培养出一批又红又专的人才。在这段时间里,每当梅先生演出时,学生们在乐池观摩,看了《贵妃醉酒》、《奇双会》、《霸王别姬》,受到了艺术的熏陶,得到了美的启迪。

  梅先生在太原,为蓬勃发展中的太原景象所感奋,在《山西日报》发表了题为《向英雄的太原市话别》的文章。他游览晋词时,对流水如碧玉的三晋名泉、圣母殿内一颦一笑各呈美态的宋塑侍女、唐太宗李世民宗法王蒙之写的晋祠铭碑等观赏不倦,流连忘返,回至宾馆,即运思挥毫给太原留下《晋祠颂》的墨宝。

  梅兰芳先生虽然去世已经多年,回忆起梅先生在太原的演出,为期虽然短暂,但余香缥缈,清音缭绕,犹如昨日。

  作者杨秋实,原任太原实验晋剧团团长

QQ:845106065   电 话:0351-4019002(Fax)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