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三晋名人--名人与山西

孙中山先生太原之行

栗巧翠

孙中山与阎锡山

  1912年4月,孙中山先生卸去了临时大总统职务,虽对于自己的政治主张未能贯彻颇感惆怅,但他依然满腔热忱地为了祖国的兴旺发达辛勤奔波。为了鼓励和振兴实业,探索中国民主政治和经济建设前进的道路,他曾到过许多地方进行实地考察,太原便是其中一站。

赴晋途中纵论修建铁路宏图

  1912年8月中旬,山西人民获悉中山先生在京,非常希望先生来晋视察,乃由山西都督阎锡山暨国民党山西支部、山西国民公会等各界函电邀请,并派代表恳切陈词,中山乃允于离京后来晋一行。阎锡山及山西各界遂派谷思慎、邢殿元、温寿泉、南桂馨、梁上栋赴京迎迓,中山于9月17日自京起程。负华北国民党务之责的张继、交通部派旅途照料的叶恭绰、曾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长的景耀月、澳国人端纳、随从秘书吴铁城等,随同先生来晋。18日下午车抵寿阳及榆次两县,黑压压的人海在摇旗欢呼,及抵太原,火车站内外,一直至新南门内大街,都挤得水泄不通,均以一睹此世界伟人,民族救星之丰采,为终身荣耀之事。

  据当时去京迎接中山先生之国民党山西支部理事梁上栋追忆,在由京至晋火车途中,中山曾略述其10年建筑20万里的铁路计划。中山说:“我国版图之阔,物藏丰富,非求开发,不足以言富强。开发之道,非兴筑铁路而莫属。若以10人筑路一年,可成一里,则20万人,一年可成两万里,200万人,一年可成20万里。以我国人口论,用200万人筑路,当无问题,若期以10年更无论矣。惟需款约60万万元。当兹革命初期,民穷财困,何堪肩负如此巨任,倘能利用外资外力,实乃唯一成功之捷径也。次就国防军事而言,兴筑铁路,尤感迫不及待。譬如我国有200万兵,分布20余省,平均每省不过10万,敌人以30万兵,即可制我而有余,盖敌人30万兵敌我10万,非敌我200万也,其制胜可断言。故名为200万兵,因交通运输不便,实与无兵何异!反之,若助以铁路之输运,有兵百万即足矣。”梁上栋追忆车抵阳泉站,中山见路旁煤块堆积如山,乃详询煤铁开采情形,并询山西与英商福公司,因煤矿区争执,及山西用巨款收回自办,及保晋公司办理等情形。中山意以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之道理,主张应尽量开采,对于外人投资,似不必十分排斥。他说:“我所拟的铁路计划,如不利用外资,将永远不会成功。”

  9月18日下午5时10分,孙先生到达太原,受到太原各界群众3000多人的热烈欢迎。一路上,群众欢声雷动,各校学生手持旗帜,口唱军歌,列队欢迎。夹道欢迎的群众向孙中山脱帽鞠躬致敬、高呼中山先生万岁。

晚上与阎锡山谈话

  中山抵太原后,居皇华馆为其行辕,晚上与都督阎锡山作了较长时间的谈话。中山先生说:“你原与我约革命军到河南后,山西出兵接应,你提早在太原起义,对革命之影响很大。”阎说:“我早动作,是出于不得已。山西巡抚陆钟琪之子亮臣,为我日本同学,陆巡抚有感革命势力之威胁,调其子亮臣来晋,对我说,‘山西要早有举动,大势需要造成革命时,可整个赞成。’但不数日陆巡抚命令山西新军两标(相当团),一标开平阳府(临汾),二标开代州,调巡防队七营接太原防务。并令黄国梁的一标先开拔,我的二标后开,我认为这是反革命的布置,开拔之日,不得不于一标弹药到手之后,即冒险发动。”中山说:“我与清廷议和时,最后争执的,就是山西问题。我坚持一定要将山西包括在起义省份之内,和议几陷僵局,但因我必争执此点,最后他们不得不同意我的主张。中山对吴禄贞被刺深为惋惜,向阎询问其详,阎乃详述其商组燕晋联军,共阻袁世凯入京经过。阎说:“其时吴为第六镇统制驻兵石家庄,我于太原起义不久,即接吴来函,祝贺山西起义成功。次述及如不能阻止袁世凯的北上,则整个革命前途必受阻滞,因袁氏入京,无论忠清与自谋,均不利于革命。约我想晤,共商阻袁,我复函约晤于娘子关,决定共组燕晋联军。不幸晋军第一列火车开抵石家庄,吴即遇刺。”中山听了叹息说:“倘若那件事得以成功,当然是另一个局面了!”

太原各界举行欢迎会

  9月19日上午10时,山西各界数千人在山西大学堂召开欢迎大会。首先由都督阎锡山宣布开会,向各界介绍了孙中山,继由马甲鼎代都督朗读欢迎词,极表敬仰之意:“中山先生提倡革命,奔走海外二十余年,卒举禹域四千年专制淫威摧除廓清,以成共和之治,高勋隆绩,近古以来所未尝有也。”(《民国新闻》1912年9月21日)并表示要振兴实业,协助孙中山的事业获得成功。孙中山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说,高度称赞了山西响应南方起义,牵制清军南下的功绩。同时,他针对一些人谋求私利的行为,号召大家团结一致,建设国家。他说:“去岁武昌起义,不半载竟先成功,此实山西之力,……使非山西起义,断绝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然古来破坏甚易,而建设甚难。今日五族共和,天下一家,建设方法非各省联络一气,同舟共济,万不足以建稳固之基础。况共和虽已成立,而列族尚未承认,危险之状,纷至沓来。是全在我四万万同胞。奋勇直前,不避险阻,不争意见,不尚权利,不分轸域,方可以达到真正共和之目的。……盖中国现在时世,尚在危险时代,如各自为谋,不以国家为前提,无论外人虎视眈眈,瓜分之祸,危在眉睫,即使人不我谋,而离心离德,亦难有成。是中国欲建巩固之国家,非大众一心,群策群力,不足以杜外人之觊觎。然此种境遇,非从心理入手不可。必人人将旧有思想全行消除,换入一副崭新思想方能成功。即如政治革命、种族革命,皆系共和未成以前之名词。今民国成立,目的已达,须将此种旧思想扫除净尽,才可以谋建设。”中山先生还讲:“必要我四万万同胞一起努力,方可造成共和自由幸福,且今日幸福虽人人皆知,而幸福真谛,究竟尚未达到,此时不过有幸福之希望而已。但即有此希望,即须以此为目的,务必达到而后可享真正幸福。所以当建设时代,还要牺牲个人,为大家谋幸福。”

  9月19日下午2时,全省农工商学各界在劝工陈列所(今海子边公园内)召开欢迎会,中山先生讲演说:“前在日本之时,尝于现任都督阎君谋画,令阎君于南部各省起义时,须在晋省遥应。此所以去年晋省闻风响应,一面鼓励各省进行,一面牵制满兵南下,而使革命之迅疾告成也。革命虽成,而吾侪不能暇豫以处,天下事往往破坏易而建设难。今日最要之事,乃各省当统一是也。”

“为谋四万万同胞幸福”

  9月19日下午四时,中山先生出席了山西同盟会欢迎会,孙中山由阎锡山介绍,与会众见面,由景梅九致欢迎词。接着,孙中山起立演说。孙中山在演说中,特别向同盟会员强调了民生主义的纲领。他指出:“实业发达,世界财力悉归少数资本家之掌握,一般平民全被其压制,是与专制政府何异。吾辈因不甘一种民族压制,故有民族革命,因为不甘政治不平等,故有民权革命,今坐视资本家压制平民而不为之计,岂得谓之平等乎?”为此,他主张从平均地权着手,贯彻民生主义。他说:“昔吾党宣言有平均地权一层,即为民生主义第一件事。此事做不到,民生主义即不能实行。”孙中山的办法是:“按价征税,价重者税亦重,所负担并不加重,而价轻者税亦轻,得享平均之利益,至公平也。且繁盛之区,所得重大之地价非由地而生,实因交通种种发达而得此结果,则此功劳当归社会,不当归地主明矣。”

  中山先生还说:于土地国有一层,亦非尽土地而归之国家也,谓收其交通繁盛之地而有之耳,美国纽约地租,每年美金4万万,俱归地主私有。中国将来发达,全国得20个纽约,亦未可知。既为民国,则国家所有亦吾人民所有,亦何惮而不为之。以中外资本办全国铁路,40年后尽收为国有,每年可所15万万。此按20万里铁路计划而言,美国土地较小于吾国,铁路至80万里,吾国将来铁路尚不止此,在吾辈毅力何如耳。现在中国之困,只在一穷字。数年后民生主义大行,地价、铁路、矿产及各种实业俱能发达,彼时将忧财无用处,又何患穷哉,所谓教育费、养老费皆可由政府代为人民谋之,夫然后吾党革命主义始为圆满达到,中华民国在世界上将为一安乐国,岂非大快事哉!

  当日晚6时,阎锡山在都督府宴请中山先生,在宴会上,中山先生讲:“武昌起义,山西首先响应,共和成功,须首推山西阎都督之力为最。今非享福之时,尚须苦心建设10年后,方可言享福。文捐弃一己权利,为谋四万万同胞幸福。”中山先生的演说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会后孙先生在阎锡山的陪同下游览了太原城。劝业楼凭栏演说 群众一睹领袖风采9月20日,孙中山晨起即与省议会议员合影留念。旋由温寿泉、景梅九陪同,至同盟会事务所茶话。上午9时至参谋司,出席山西军界欢迎会。孙中山在讲话中,特别强调了俄、日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危险,强调要爱国救亡。他指出:“诸君人人皆能以国家存亡为一己存亡,何忧外患。”他主张凭借山西丰富的炼铁资源,“在山西设一大炼钢厂,制造最新武器,以供全国扩张武备之用。”发展独立的军事工业。(《民主报》1912年9月26日)对于孙中山的宏伟设想,全场报以热烈的欢呼。

  当天下午,孙中山先生又参加了山西实业界、学界及各党派欢迎会。中山先生发表了“共和国体与专制国体不同”之演说。先生说:“中华民国的国家与前清的国家不同,共和国体与专制国体不同。中华民族的国家是吾四万万同胞的国家,前清的国家是满洲一人的国家;共和国体荣辱是吾同胞荣辱,专制政体荣辱是君主一人的荣辱。在前清专制之下,吾同胞无一人脱离奴界;在共和国之下,无一人能隶于奴界。以多数国民受压制于一人之下,是世界上最不平等、最不自由事。兄弟宗旨首先推倒专制、建设共和、实行民族、民权、民生三主义。今专制推倒,共和成立,是吾同胞由奴界一跃而登之主人地位。民族、民权主义已达目的,惟民生主义尚在萌芽,吾同胞各享国家权利,要各负国民责任,各尽国民义务。为了满足各界一睹革命领袖孙中山的风采,接着于下午三四点间,在劝工陈列所(即景梅九所说的海子边劝业楼)召开了盛大的欢迎会,与会群众达一二万人,包括军警界、实业界、各党派、基督教自立会、各高等学校、模范中学、公立工艺厂、农务总会等广泛的阶层。孙中山登楼,凭栏演说,万众欢腾。下午6时,省议会、报界设宴欢迎,席间孙中山建议“从速调查户口、修筑模范道路为各界倡。”

孙中山先生离晋

  孙中山在太原的时间仅两天三夜,但他却向山西各界做了大量的工作。21日上午9时,孙中山乘车离开了太原。由行辕到新南门以至车站一带,欢送群众比18日欢迎群众有过而无不及,中山先生观此场面,深为感动。上车后再三地说:“山西以素称闭塞的省份,革命竟能如此神速,今所见者都是新气象,且有天赋之煤铁资源,山西前途不可限量。”经过阳泉时,他还参观了当地的煤矿。当晚,他回到了石家庄。后来,由于袁世凯背叛共和,北洋军阀盘踞中央政权,不久阎锡山也投入了袁世凯的怀抱。在1913年5月间,他甚至与陕西都督张凤翔及北洋军人一起发布通电,公开辱骂黄兴、李烈钧、胡汉民,还以同盟会国民党员的身份反对起原先的革命同志。阎锡山从此走上了军阀的道路,违背了孙中山对他的谆谆开导。

  孙中山先生在太原期间,无论在讲演中,还是与各界人士的谈话中,都一再劝勉:“国民当注重实业,开发矿产。”并一再提倡“仿行西法,利用外国资本。”孙先生的主张,打开了山西人士的眼界,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孙中山先生莅晋视察,是山西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他的谆谆教导和殷殷嘱托,使我们永远难以忘记。

QQ:845106065   电 话:0351-4019002(Fax)
今日山西网@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2159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