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佛教古建
晋商民俗
黄河根祖
山水风光
  现在位置:首页--今日山西--文物名胜--佛教古建

玄中寺

  西侯度遗址
  陶寺遗址
  晋侯墓地玉器
  晋侯墓地
  刖人守囿挽车
  太原娄睿墓壁画
  镬鼎
  太原隋代虞弘墓
  黄河蒲津渡遗址
  佛光寺东大殿
  华严寺天宫楼阁

  玄中寺,又名石壁寺。在山西交城县城西北10公里石壁山中,面积6,000 平方米,四面石壁陡立,翠柏环布,为风景幽雅的佛教圣地。北魏延兴二年(公元427)兴建。日本佛教徒视玄中寺为祖庭。主要殿堂万佛殿、东西配殿、善法殿在清同治、光绪年间毁于火,千佛阁残存。1955年重建善法殿五间,五脊六兽悬山式,万佛殿五间,九脊十兽歇山屋,千佛阁三间硬山工,东西配殿各五间,飞檐斗拱,棂花装修,雕梁画栋,油饰彩画,莫不俱备。殿内木雕佛造型生动,金壁辉煌。

  寺东山巅两层八角白色秋容塔,迭涩重檐,砖座宝顶,中空置佛,塔身挺秀。殿阁内供木雕、泥塑、铁铸佛像共七十余尊。玄中寺文物众多,是我国佛教净土宗的发源地。该景点因距县城较近,所以各方面条件具备,尤其是交通、食宿更为方便、能满足客人的基本要求。

  据记载,北魏孝庄帝永安年间,高僧昙鸾在玄中寺创立了佛教净土宗派,并著有《往生论注》等书。唐代时,日本高僧圆仁来中国学习佛教的天台宗和密宗教义,同时也学习了净土宗教义,从此中国佛教中的净土宗就传刮了日本。以后,日本高僧源空(号法然)开创了日本净土宗,其弟子源信(号视鸾)又开创了净土真宗。这两个宗派的信徒、弟子都称中国的昙鸾、道绰、善导等为祖师,把玄中寺视为祖庭。凡日本这两个宗派的佛教弟子来中国参观、访问,都要到玄中寺进香。因此,玄中寺又成了中日文化交流的纽带。

  据寺内碑文记载,玄中寺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延兴二年(公元 472年),落成于承明元年(公元 476年)。唐朝贞观年间,唐太宗曾赐名“石壁永宁禅寺”;元和七年(公元 812年),唐宪宗又赐名为“龙山石壁永宁寺”。随着皇家对玄中寺的重视,该寺院也就得到了不断的扩建,香火也十分旺盛。之后,玄中寺在历史的长河中几经磨难,历尽沧桑。金大定二十六年(公元1186年),玄中寺被大火烧尽,后经寺僧元钊负责修复。到了金末,该寺又为兵火所毁。到了元朝,由于寺院住持惠信负责修葺,使寺院得以恢复。但元末的战乱,又使玄中寺化为灰烬。明、清两代,虽进行过修建,但均未达到以前兴盛时的规模。民国年间,由于军阀割据,连年混战,再加上美、英、法、日等帝国主义国家的侵掠,玄中寺的命运一天不如一天,历史上一座名刹也未能逃脱被毁的命运。

  玄中寺获得新生,那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从五十年代起,各级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对玄中寺进行大规模的修缮,不仅重建了大雄宝殿、七佛殿、千佛阁等主殿,还修建了祖师堂、禅堂院等建筑。

  重修后的玄中寺面貌一新,佛殿雄峙,禅堂栉比,神像或庄严,或慈祥,或威武,姿态各异,栩栩如生。但寺内更值得一看的东西,当推历代碑刻了。这里有北魏、北齐和隋朝的造像碑,唐朝的戒坛碑、寺庄山林四至碑。石壁寺铁弥勒像颂碑。此外,还有宋、元、明、清的碑刻数十座。这些上至北魏,下至明、清时期的碑刻,不仅是一批艺术珍品,而且也是一批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这里的碑文不仅记述了玄中寺的兴衰历史,同时也为研究中国的佛教史,特别是研究净土宗的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石壁山中叠嶂环拥,岩壁峭拨,松柏挺秀,碧水苍山,雄奇集于一身;

  玄中寺内复殿层台,高接云汉,竹影钏声,朗朗经文,仿佛西方圣境。

  谈起中国佛教净土宗名刹,当首推吕梁交城县西北十公里处石壁山中的玄中寺,既因其是净土宗的发祥地,也因其是中日两国净土宗之祖庭。

  玄中寺始建于北魏延兴2年,时有昙鸾大师弘法,初开净土基业,后由道绰、善导继其风,发扬光大。

  贞观9年,唐太宗李世民拜谒玄中寺,赐名“石壁永宁禅寺”,寺内“甘露无碍义坛”系全国佛教三大戒坛之一。玄中寺至此声名卓著,成为中国佛教净土宗念佛法门的开宗圣寺和弘布净土教义的根本道场。

  唐时,日本高僧圆仁来中国学习佛教的天台宗和密宗教义,同时学习了净土宗教义,中国佛教中的净土宗也就传到了日本。及至南宋,日本法然、亲鸾法师,秉承净土教义,创立日本净土宗与净土真宗,历800余年,宗风鼎盛,门徒信众逾千万。

  这两个宗派的信徒、弟子都称中国的昙鸾、道绰、善导等为祖师,把玄中寺视为祖庭。举凡日本这两个宗派的佛教弟子来中国参观访问,都要到玄中寺进香。

  据学者考证,作为中国佛教教派之一的净土宗,并非佛教传入中国后形成的新教派,而是早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就已在印度形成的一个教派。净土宗所尊奉的对象是阿弥陀佛,遵循的主要经典是《阿弥陀经》、《无量寿经》和《观无量寿经》等三大佛经,通称“净土三经”。《阿弥陀经》称“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提倡只要一心念阿弥陀佛的名号,便可往生极乐世界。

  净土宗传入中国约在东汉时期。东汉高僧安世高始译《无量寿经》,支谦译《无量清净平等觉经》,把净土宗的教义引入中国。在中国,安世高翻译的《无量寿经》对中国净土宗的形成起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卢山的慧远,玄中寺的昙鸾、道绰和善导大师,也都对净土宗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历史贡献。

  1957年,以日本佛教会会长高阶珑仙为团长、菅原惠庆、竹村教智、冢本善隆为副团长的日本佛教访华亲善使节团与中国佛教界四众弟子一道,在玄中寺内举行了庆祝古刹重兴及昙鸾、道绰、善导三祖师像开光法会。其中菅原惠庆长老一生曾8次参拜玄中寺,1963年来寺时还将脱落的牙齿埋于祖师堂前的树下。1982年菅原长老圆寂。第二年,其子遵照他生前的遗愿,将其部分骨灰送至玄中寺安葬。

  历史上的玄中寺几经磨难,历尽沧桑。金大定26年(公元1186年),玄中寺被大火烧尽。金末,该寺又为兵火所毁。及至元朝,由于寺院住持惠信负责修葺,寺院得以恢复。但元末的战乱,又令玄中寺化为灰烬。明、清两代,虽进行过修建,但均未达到以前兴盛时之规模。民国年间,军阀割据,连年混战,再加上美、英、法、日等帝国主义国家侵掠,玄中寺的命运一天不如一天。

  玄中寺重获新生,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从50年代起,各级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对玄中寺进行大规模修缮,不仅重建了大雄宝殿、七佛殿、千佛阁等主殿,还修建了祖师堂、禅堂院等建筑。重修后的玄中寺面貌一新,佛殿雄峙,禅堂栉比,神像或庄严,或慈祥,或威武,姿态各异,栩栩如生。现在寺内最值得一看的东西,当推历代碑刻。这里有北魏、北齐和隋朝的造像碑,唐朝的戒坛碑、寺庄山林四至碑。此外还有宋、元、明、清的碑刻数十座。这些上至北魏,下至明、清时期的碑刻艺术珍品,不仅记述了玄中寺的兴衰历史,同时也为研究中国的佛教史,特别是研究净土宗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真如法界自圆融

  中日一心同愿通

  大道无门超国境

  佛光明里脚头丰

  摘自(日本)高阶珑仙《朝礼净土宗祖庭玄中寺有感》

  礼玄中寺归途有作

  调寄云淡秋空

  赵朴初(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千古玄中,一天凉月,四壁苍松。透破禅关,云封石锁,楼阁重重。

  回头白塔高峰,心会处风来一钟,挥别名山,几生忘得,如此秋容。


QQ:3229519974  E-mail:jrshanxi@163.com
Copyright@ -2009 今日山西网 版权所有    Service: www.jrsx.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