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佛教古建
晋商民俗
黄河根祖
山水风光
  现在位置:首页--今日山西--文物名胜--黄河根祖

洪洞大槐树--华夏儿女祭祖园

  西侯度遗址
  陶寺遗址
  晋侯墓地玉器
  晋侯墓地
  刖人守囿挽车
  太原娄睿墓壁画
  镬鼎
  太原隋代虞弘墓
  黄河蒲津渡遗址
  佛光寺东大殿
  华严寺天宫楼阁

  古大槐树,位于洪洞县城西北二公里的贾村西侧的大槐树公园内,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但是不论严寒的冬天,还是酷热的炎夏,游客络绎不绝,有的赋诗题词,抒发“饮水思源”之幽情,有的仰望古槐,盘桓眷恋,久久不肯离去。

  元朝末年,元政府连年对外用兵,对内实行民族压迫,加之黄淮流域水灾不断,饥荒频仍,终于激起连绵十余年的红巾军起义。元政府予以残暴的镇压,争域夺地的殊死之战时有发生,两淮、山东、河北、河南百姓十亡七八。元末战乱的创伤未及医治,明初“靖难之役”又接踵而至。冀、鲁、豫、皖诸地深受其害,几成无人之地。在元末战乱时,蒙古地主武装察罕贴木儿父子统治的“表里山河”——山西,却是另外一种景象,相对显得安定,风调雨顺,连年丰收,较之于相邻诸省,山西经济繁荣,人丁兴旺。再者,外省也有大量难民流入山西,致使山西成了人口稠密的地区。据记载,洪武初年,山西人口达400余万,比当时的河南、河北两省人口的总和还要多。元朝灭亡后,明朝统治者为了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采纳郑州苏琦(《明太祖实录》卷五十),户部郎中刘九皋(《明史·食贷志》),国子监宋纳等人的奏议,决定了移民屯田的战略决策(《明太祖实录》),一场大规模的历经数朝历史50余年的移民就开始了。

  晋南是山西人口稠密之处,而洪洞又是当时晋南最大,人口最多的县。据记载,明朝时在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殿宇巍峨,僧众很多,香客不绝。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车马大道从树荫下通过。汾河滩上的老鸦在树上构窝筑巢,星罗棋布,甚为壮观。鉴于此,明朝政府在广济寺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编排队伍,发放“凭照、川资”,尔后再由此处编队迁送。老百姓在离开洪洞时,人人悲伤,个个哭泣。他们拖儿带女,扶老携幼,肩挑箩筐,手拄破棍;有的灌一桶霍泉水(洪洞县的一股泉水),有的撮一把洪洞土,有的藏几片槐树叶,三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状极可悯。当广济寺在视线中渐渐消失时,人们总想在最后一瞥中寻找个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作为今后怀念故乡的标记。此时,恰好能看见耸立在广济寺旁的那株古槐。晚秋时节,槐叶凋落,老鸦窝显得十分醒目。移民们临行之时,凝眸高大的古槐,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鸹不断地发出声声哀鸣,令别离故土的移民潸然泪下,频频回首,不忍离去,最后只能看见大槐树上的老鸹窝。为此,大槐树和老鸹窝就成为移民惜别家乡后的念想。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父传子,子传孙,“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问我老家在哪里?山西洪洞老鸹窝(老鹳窝)。”便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

  洪洞大槐树移民从时间上到分布上可谓历时长久,地域广泛,规模宏大,被称为"世界移民之最"。 史载,洪洞大槐树下的移民活动,从明洪武元年(1368)开始,到永乐十五年(1417)结束,历明朝三帝共50年,较大规模的移民达18次,所迁之民遍及山西51县及北京、河北、安徽等18个外省市、500多个县,涉及汉、满、回、蒙四大民族,800余姓氏,迁民总数达100余万。大槐树移民的后裔从明朝至今的分布已遍及海内外。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洪洞大槐树移民后裔。据山西洪洞县委副书记孙延林介绍,世界古槐后裔数以亿计,约每十个华人之中就有一个古槐子孙。

  民国二年,宦游山东的贾村人景大启告老还乡后,集资修建了碑亭、茶室等。碑亭建在原来的古大槐树处,亭虽不大,但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精巧玲珑。亭中竖立青石碑一座,刻有“古大槐树处”五个隶体大字。碑亭背面,刻有碑文,简述移民事略。亭前靠西一侧,建有茶室三间,以备寻根游人歇憩品茗,茶室楣匾题字为“饮水思源”。碑南二十余米处建有牌坊一座,横额雕刻着“誉延嘉树”,另一面刻有“荫庇群生”。80年代初,洪洞县政府重修并扩建了大槐树公园。今天,洪洞大槐树已成旅游胜地。游人服装不同,语言各异,但都说:“这里就是我的老家!”交谈中,人们喜笑颜开,使大槐树整日都沉浸在一片欢乐气氛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有关洪洞大槐树移民的传说故事。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命山西巡抚张锡銮率卢永祥第三镇兵进攻山西革命军,所到之处肆意抢掠。到洪洞后,士兵来到古大槐树处,纷纷下马罗拜,互相传言:“回到大槐树老家了。”不但没抢掠,而且将财物供施于大槐树下。大槐树“御灾抗患”之功为人们所称道。 

  传说当年移民时,官兵用刀在每人小趾甲上切一刀为记。至今凡大槐树移民后裔的小趾甲都是复形(两瓣)。正所谓“谁是古槐迁来人,脱履小趾验甲形”。洪洞县大槐树公园的祭祖堂里,至今有两幅楹联,一为“举目鸹窝今何在,坐叙桑梓骈甲情”;二是“谁是古槐底下人,双足小趾验甲形”。

  当时,为防止移民逃跑,官兵把他们反绑,然后用一根长绳联结起来,押解着移民上路。人们一步一回头,大人们看着大槐树告诉小孩:“这里就是我们的老家,这就是我们的故乡。”至今移民后裔不论家住在何方何地,都说古大槐树处是自己的故乡。由于移民的手臂长时间捆着,胳膊逐渐麻木,不久也就习惯了,以后迁民们大多喜欢背着手走路,其后裔也沿袭了这种习惯。

  在押解过程中,由于长途跋涉,常有人要小便只好向官兵报告:“老爷,请解手,我要小便。”次数多了,这种口头的请求也趋于简单化,只要说声“老爷,我解手”,就都明白是要小便。此后“解手”便成了小便的代名词。

  明初从山西洪洞等地迁出的移民主要分布在河南、河北、山东、北京、安徽、江苏、湖北等地,少部分迁往陕西、甘肃、宁夏地区。从山西迁往上述各地的移民,后又转迁到云南、四川、贵州、新疆、东北诸省及海外。明政府推行移民垦荒振兴农业的政策,虽然其目的是巩固封建王朝的统治,但客观上缓和了社会矛盾,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业生产逐步得到恢复,边防巩固,社会安定。同时,先祖们在移民迁徙中,不仅传播了北方的农耕技术和精神文化,与当地民众在文化上、心理上、习俗上的长期交融,培育出了新的文化,孕育了新的文明,对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QQ:3229519974  E-mail:jrshanxi@163.com
Copyright@ -2009 今日山西网 版权所有    Service: www.jrsx.com.cn